带动超20万人实现增收脱贫,碧桂园牵头搭建社会

东乡驻村工作队队长张韬告诉记者:“针对‘东乡羊’外销难这一问题,我们引入了扶贫自有品牌‘碧乡’,当地特色农产品经过统一检验、包装转化为‘碧乡’品牌产品,再通过碧桂园自有的新零售渠道‘凤凰优选’线上平台进行销售。”

事实证明,通过党建扶贫扶志、产业扶贫扶富、教育扶贫扶智、就业扶贫扶技为主,因地制宜,因人施策的精准扶贫模式,可以真正实现可造血、可复制、可持续。

在朱婧源的合作社里,像赵香莲这样老人并不少见。截至2018年12月,朱婧源的虞玫丰合作社已发展带动蔡庄村贫困农户75户、贫困人口198人共同创业,其中60户、175人已成功实现脱贫,工人工资可达每月1500至4500元,即便是工作能力有限的老人,在玫瑰盛开期工作一到两个月,也足够实现脱贫。

树山村所生产出的苗木定向被碧桂园收购,供需两端的需求被同时解决。“发挥我们的产业优势,把乡亲们纳入产业链,我们就能实现共同成长。”英德市扶贫项目部负责人潘定国说。

据了解,“社会扶贫共同体”致力于将各参与方在消费需求、业务拓展、就业岗位、捐赠资金等方面的资源充分调动起来,“捆绑打包”,与贫困村、贫困户的“脱贫需求”有效对接、按需配置,使扶贫融入各单位、机构、个人发展的基因,实现扶贫参与者共建、共享和可持续发展,助力打赢脱贫攻坚。

湖南誉湘扶贫车间劳作现场

1996年出生的宋旭从土木工程专业毕业后,人生中第一个工作岗位,是被碧桂园派驻到鱼咀村承担扶贫任务。宋旭四年前只身从湖北恩施贫困的小村庄前往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求学,驻村扶贫对于他而言仿佛是画了一个完整的“圆”——从被助者到助人者。规划排污水网、民宿风格,和施工团队一起一砖一瓦“修旧如旧”地翻新了整个村子,宋旭学习的土木工程专业派上了大用场。

2018年的6月,碧桂园在湖南平江县落地了一处106亩的苗木基地。苗木基地为刘兴妙提供了工作岗位,让她既能在家门口做事赚钱,又方便照顾老人小孩。如今,她一个月能拿到2000元工资,实现了“家门口就业”。除此以外,苗木基地还会提供种植技术培训,刘兴妙在掌握技术后,也在家门口开辟了一块属于自己的苗木基地。

力推消费扶贫解决滞销问题

和“东乡羊”一样,陕西宁陕县的优质花菇和秦岭木耳,江西兴国的香米和百丈泉道菜鸭,湖南平江的竹竿粉皮等,这些来自全国9省14县的71款扶贫产品都已经搭上了“碧乡”的顺风车,打通了销售渠道。通过这种方式,乡亲们逐渐接受了要让产品卖个好价钱,就得按标准化种养管理的理念,产业致富的根基牢牢扎在昔日贫瘠的土地上。

在碧桂园结对帮扶9省14县一周年之际,有10个帮扶的贫困县都相继宣布“摘帽”脱贫,包括河北的平山县、滦平县、崇礼区、新河县、河南的虞城县、广东英德市、安徽舒城县、广西田东县、湖南平江县、陕西蓝田县;预计到2019年底,陕西宁陕县、耀州区、江西兴国县将要“摘帽”;2020年底,甘肃东乡族自治县将实现“摘帽”。

促进贫困人口稳定持续脱贫

2019年初春,已经在广州打工好几年的林慧玉决定“不走了”,对这个决定最开心的,是她正在镇上读小学的女儿;也是这个春天,因为腿疾常年窝在家里的温炳光走出家门,做了村里民宿区里“凤鸣书屋”的图书管理员,温炳光80多岁的老父亲“放不下”的心,开始踏实了。

图片 1

2018年6月以来,碧桂园集团与誉湘合作,通过“公司 基地 农户 合作社”的模式,让带着“扶贫基因”的农产品依托碧桂园在全国的资源和渠道,走出平江,融入全国大市场。像粽子这种季节性食物,以“计件取酬”方式聘用贫困户作为临工,包一只粽子报酬0.18元,熟手一天可包500只左右,意味着每天能有90元收入。

如今,这里静谧祥和,崭新的复式别墅掩映在苗圃示范基地中。曾经常年外出打工的人“回流”到家乡,碧桂园在这里帮助建设的苗木种植基地使人们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变。

2019年,全国脱贫攻坚的重点聚焦在深度贫困地区和特殊贫困群体。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相关负责人表示,“三区三州”还有贫困人口172万,贫困发生率8.2%。

农村有古色、特色、红色、绿色等丰富的资源,充分挖掘“四色”资源,从产业供给出发,在吃、住、行、游、购、娱这些旅游业生产力要素上,大力促进贫困地区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提质升级,让贫困户在家门口吃上“旅游饭”,也是可持续脱贫的一种途径。

碧桂园集团的脱贫攻坚作战图上,树立着14面红旗,分布在河北、江西、广东等9个省区。碧桂园集团的扶贫队伍同时在3747条贫困村帮助33.6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增收脱贫,推进党建扶贫扶志、产业扶贫扶富、教育扶贫扶智、就业扶贫扶技以及因地制宜实施健康扶贫、美丽乡村建设的“4 X”模式。截至2018年底,9省区14县已有20.8万人脱离贫困,碧桂园参与帮扶其中的12万人。“每一个帮扶的村庄里,都活跃着我们长期驻村的扶贫干部,在一线扶贫党支部的带领下,他们和村民一起去寻找消除贫困的方式,和乡村一起成长。”碧桂园集团精准扶贫负责人说。

大企业参与扶贫,优势在于有比较完善的产业链体系和成熟的市场思维。碧桂园通过碧乡电商、凤凰优选扶贫专柜、参加展会等外部渠道和内销途径,对缺乏品牌的优质农产品进行推广。截至2019年2月,碧桂园通过“碧乡”品牌挖掘14县优质农特产品109款。碧桂园旗下碧乡、碧家和凤怡三家社会企业,致力于扶贫产品开发,打通酒店、食堂、社区等市场,截至目前累计推广消费扶贫产品近4000万元,链接超30000贫困人口。

端午节临近,秦岭南麓宁陕县城关镇的职业农民黄兴建正忙着出货,合作社生产的红、黄、黑各色豆子,供应给广东一家扶贫品牌公司“碧乡”,将作为主要馅料制作成粽子礼盒销售,帮助当地一些贫困户增加收入。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关键之年,国家鼓励民营企业采取“以购代捐”、“以买代帮”等方式采购贫困地区产品和服务,帮助贫困人口增收脱贫。

2018年“双十一”,碧桂园在广东顺德现场推介东乡羊,结果当场认购数超过6000只,后续总数超过1万只。“整个12月份,我们的工作队都奔波在收羊的路上,沾了一身‘羊味儿’。我们告诉老乡,放心养、好好养、按标准去养,我们能帮他们把东乡羊的品牌打到南方去。有了产业,大家都能早一点脱贫,持续增加收入。”

“贫困村要脱贫,关键靠产业。但产业不能只靠一个,要多元化,才能提供多方保障。”兴国县北胜村支部书记邱日汉总结说。以江西兴国为例,碧桂园引入晚稻种植扶贫项目,免费为贫困户发放水稻种子,并提供技术指导培训,让当地贫困户从中受益。今年4月,碧桂园投资5.2亿,在兴国县落地智能建造产业基地,整体投产后首批带动300多名贫困户就业,预计年纳税约4000万元。

在江西兴国等五个帮扶县,碧桂园依托江西兴国的红色资源、自然生态、民俗文化等资源禀赋,开发“扶贫游”,链接兴国灰鹅、竹鼠养殖等产业扶贫项目,扶持建设一批设施齐备、特色突出的美丽休闲乡村和乡村旅游精品景点等,满足消费者多样化需求。

陕西省安康市宁陕县的周世红,就是碧桂园寻找到的一位返乡扎根创业青年。2013年,周世红返乡创业,一头扎进了秦岭大山深处的严家坪村,成立了“疯婆娘”养蜂合作社。碧桂园在对宁陕县的帮扶中发现了周世红,不仅将她吸纳进碧桂园举办的贫困村青年致富带头人培训班,还与“疯婆娘”合作社合作投资,帮助合作社的蜜产品销往全国。如今合作社已经吸纳50多户贫困户共同养蜂,曾经困住乡亲们的秦岭大山,成了甜蜜生活的“蜜源”。

脱贫要确保质量、防止返贫。从2010年英德树山村试点扶贫,到2018年结对帮扶全国9省14县,碧桂园从“输血者”变“造血者”,持续探索可造血、可复制、可持续的精准扶贫模式,提供了一个观察民企参与脱贫攻坚的新样本。

为进一步助力东乡打造区域性特色农产品品牌,日前,碧桂园、下属碧家文化公司分别与东乡县政府、当地冷冻肉加工龙头企业、扶贫企业家、返乡扎根创业青年签订针对东乡羊、东乡洋芋、东乡刺绣合作帮扶协议,整合优质资源,助力东乡发展羊养殖、土豆种植和手工艺品传承三大产业,帮助贫困户开拓产品的市场渠道。

碧桂园集团助理总裁、精准扶贫乡村振兴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罗劲荣告诉记者,目前碧桂园在14个贫困县有超过150人的专职扶贫队伍长期驻扎在扶贫一线,集团参与扶贫工作的人数超过1000人。“但我们更希望做好的,是在‘三个寻找’中,与乡村能人合作,与青年返乡创业者合作,为乡村打造一支‘不走’的扶贫工作队。”

5月20日,碧桂园集团、国强公益基金会联动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基金会、新浪微博、和的慈善基金会、篮球名人杜锋等70多家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或个人共同发起“社会扶贫共同体”,联合社会各方力量,汇聚更多社会资源,形成扶贫合力。

如今,碧桂园的思路已经不局限于农产品,除了英德鱼咀民宿、英德河头民宿等,还开发了扶贫游、农家乐等贫困地区生态旅游项目,让消费者深入当地,既体验当地的文化民俗,也能促进当地产业的发展,互惠共赢。

除了挖掘当地资源特色农业产业,碧桂园正积极探索“党建 红色旅游”扶贫模式,截至目前,已经选择了江西兴国、陕西耀州、广西百色等革命老区开发了8条红色旅游专线,通过设立导游岗位、在红色专线销售农特产品、开办农家乐等多种帮扶途径,衔接老区贫困户,让贫困群众在家门口吃上“红色旅游饭”。

东乡的农民群众都没有想到羊可以卖得这么好。东乡羊营养丰富肉质细嫩,不膻不腻,有极大的潜在市场,但过去由于地方偏远、缺乏冷链系统,东乡羊的发展受阻在“最后一公里”。

英德鱼咀文旅项目民宿

张萌本报记者 郭少雅

甘肃东乡族自治县的农民,绝大多数祖祖辈辈都在养羊,羊在当地少数民族群众生活中占据重要位置。但他们没有想到,东乡羊有一天会在全国爆红。去年11月,碧桂园开展”消费扶贫月”,并鼓励引导更多人“以购代捐”,一天之内帮助东乡县卖了1万多只羊,如今东乡羊的市场价格稳中有升。

乡村文旅让贫困户吃上旅游饭

在甘肃省东乡族自治县东塬乡,目之所及是植被稀疏的山岭,这里地处全国最贫困的“三区三州”之一的临夏州,贫困发生率高达25.28%。

啃掉脱贫攻坚的“硬骨头”,最重要的是提升贫困地区、贫困人口的自我发展能力。碧桂园坚持两个结合,一是结合自身企业的优势,二是因地制宜,发展当地的特色产业。比如在东乡,碧桂园就重点帮助挖掘东乡羊、马铃薯、东乡刺绣等特色产业。

宁陕往东800多公里,河南商丘的“木兰故乡”虞城县,返乡创业女青年朱婧源数年前辞掉公务员的“铁饭碗”,今年种植的新品金丝皇菊有了不错的收成,通过“碧乡”升级包装设计后,成为“赠品”搭上粽子热销的“便车”,即将销往各地。

在鱼咀村“企业 合作社 农户”的合作模式下,当地镇政府、鱼咀村委会、碧乡农业公司及村民联合成立旅游公司,共同运营,分别以服务、土地、项目前期建设及管理、房屋入股,股份比例为1∶2∶3∶4,盈利后按比例分红,实现了合理的利益再分配机制。村民们仅提供已经废弃的老屋作为休闲民宿的建设场所,就可以获得固定的分红和家门口就业的机会,碧乡农业公司在其中获得了运营资金,可以持续为村庄提供良好的管理服务。政府、企业、群众的聚合使得各方要素实现了资源优化配置。

10个贫困县相继宣布“摘帽”

在碧桂园援建的扶贫车间里,李小芳正摆放誉湘货架上的陈列品,她已经在誉湘工作了5年。家里两个老人要照顾,两个小孩要上学,没法外出打工,这是此前致贫的原因。如今,离家不远就可以打工,每月基本上能拿3500元工资,夫妻二人同时打工,大儿子开了一间卖手机的小店,生活明显好转。摘掉了贫困户的帽子后,李小芳一家感觉到生活越来越有奔头。

8年前,广东省英德市西牛镇树山村交通闭塞,仅有一条曲折蜿蜒而又狭窄残旧的山区公路通向村外,村民住着多年的土坯房,走着污水横流的泥泞路,依靠传统的耕作艰难度日,特困户占农户总数比例高达30%。

2018年5月20日,碧桂园集团宣布全面启动精准扶贫乡村振兴行动,结对帮扶全国9省14县3747个村,助力33.6万建档立卡人口脱贫,截至目前已有超20万贫困人口脱贫,累计帮扶增收4471万元。

图片 2

在碧桂园的扶贫队伍中,像宋旭这样从被资助者成为助人者的,还有很多。

4月的江西兴国县正值春夏之交,阳光洒满绿意盎然的土地。

帮“种菜”,还管“卖菜”。贫困县农特产品被碧桂园包装转化成“碧乡”产品或与碧乡联标、或直接上架碧乡平台进行销售。碧乡的做法,是把农产品也品牌化,区别于价格战的商品,靠品牌拉动力增加价值。通过旗下新零售品牌公司“凤凰优选”700多家门店、网点平台、上下游产业链企业、合作伙伴等渠道进行销售。拓宽销售渠道,誉湘便能进一步扩大生产,有利于促进贫困人口稳定脱贫,助力贫困地区产业持续发展。

利益联结让企业与村庄共同成长

张凤仪只是农村贫困户的一个小小缩影。对他们而言,以前的日子是一天天捱过去的;但现在,在党和政府、社会各界的支持下,日子是一天天奔着走的。

解决燃眉之急固然重要,促进贫困人口稳定脱贫才能实现可持续。在湖南平江县,湖南誉湘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的作业车间里,女工们正有条不紊地给发酵好的甜酒贴标签、打包装。另一工作间里,几位本地年纪较长的妇女正在手工包着红枣糯米粽。酿造甜酒和包粽子所用的糯米,全部来自誉湘自有的水稻种植基地,此外还有20000亩红薯种植基地,带动周边农户发展红薯产业,将红薯制成薯粉、饼、条等系列面向市场。

聚人才给乡村留下一支“不走”的工作队

碧桂园结合项目绿化上的技术优势和大量需求,好几年前就开展了苗木基地产业扶贫项目,形成“碧桂园 村/合作社 贫困户 基地”的运营模式,通过贫困户资金或劳动力入股、村/合作社经营管理、碧桂园提供优惠种苗负责销售,调动贫困户的积极性。截至目前,碧桂园已经在广东英德、江西兴国、河南虞城等12个县落地近2000亩苗木农场,带动近8000名贫困户增收,不到一年产值近500万元。

朱婧源在玫瑰园采摘盛开的玫瑰花

让这笔账真正成为现实的,是2018年4月入驻东乡的碧桂园驻村工作队。

在兴国县埠头乡扶贫农场,工友们在休憩喝茶,54岁的张凤仪却还埋头在碧桂园苗木花卉基地除草。3年前,患了胃癌的她侥幸从死神手中逃脱,却掏空了家里的积蓄,生活举步维艰,一度一筹莫展整天在家以泪洗面。如今有了苗木基地的工作,她好像又“活过来”了,每天都有了新的希望。

与朱婧源不同,80后宁陕青年黄兴建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地处秦岭中段南麓的宁陕,森林覆盖率达82%。依托“朱鹮放飞基地”的自然资源,黄兴建创立“秦耕”牌高山五谷杂粮,从事农产品和食用菌种植、加工、销售及肥料生产销售等,链接农户,特别是贫困户就业,还先后被评为全省第三批农民专业合作社青年示范社、市级农民示范社。

在决战脱贫攻坚的关键期,一众民营企业主动履行社会责任,积极发挥自身优势,探索着多元化的扶贫模式和参与途径。碧桂园成立了精准扶贫乡村振兴办公室,在构建可造血、可复制、可持续的扶贫长效机制上下足了功夫。

产业兴起带来新气象

图片 3

兴产业激发脱贫的内生动力

2018年,碧桂园集团扶贫队伍进驻甘肃东乡,经过调研,决定依托集团自有扶贫品牌“碧乡”的平台资源,为东乡羊打通线上线下销售渠道,集中解决销路问题,同时携手当地企业与养殖场,合作发展冷链系统,让优质的东乡羊走出深山。

2018年3月,预想中的玫瑰盛开期没有出现,一场严重的倒春寒让玫瑰花产量只有2017年的三分之一,直接经济损失达40余万元。库存的花茶卖不出去,朱婧源只好准备处理土地和玫瑰苗。在政府的引导下,碧桂园虞城扶贫小组找到了她。通过“碧乡”及“凤凰优选”上线玫瑰花茶,号召内部员工采购,寻找其它销售渠道,帮朱婧源解决了五六万元的滞销产品。

为了阻断贫困代际传递,为乡村发展涵养人才、留住人才,2018年开始,碧桂园发起了“寻找一批青年致富带头人、寻找一批老村长、寻找一批深度贫困人口”的“三个寻找”行动。

当下,碧桂园仍在开拓乡村扶贫旅游等多种可持续脱贫途径,推进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的有效衔接。在广东英德,碧桂园打造了鱼咀、连樟等示范点,通过发展旅游、建立现代农业产业园等方式带动乡村振兴。碧桂园还开发了首批5县扶贫旅游路线,组织2000人次参加扶贫活动。

早在2014年,朱婧源的玫瑰园还没成为合作社之前,仅是一个小型的家庭农场。86岁老人赵香莲频繁来找她应征工作。赵香莲家中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均外出打工,女儿外嫁,丈夫去世三十余年,期间她一直独自生活。知道儿女们生活不易,老人不愿向家人开口要钱。赵香莲到朱婧源的玫瑰园里找活干,因为干活麻利,渐渐成为玫瑰园里的熟练工。现在,赵香莲的月平均收入能达到2000元。

林慧玉和温炳光是广东省英德市浛洸镇鱼咀村的村民。2018年,结对帮扶英德市整县78条贫困村的碧桂园集团向鱼咀村派出了驻村工作队。面对保留着古码头、古街道,却也饱受水患、严重“空心化”的鱼咀村,碧桂园驻村工作队发挥自身的建筑设计特长,将村里荒废的民居进行改造,咖啡吧、图书馆、民宿,现代化的室内设计和修旧如旧的风貌保留,让这个有着800年历史的村庄焕发了新的生命力。林慧玉和温炳光们在家门口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好日子。

挖掘特色产业

在各级党委政府指导下,碧桂园从2018年5月开始结对帮扶全国9省14县,推动消费主体的需求与贫困地区特色产品供给信息精准对接,正探索社会扶贫共同体创新机制。“碧乡”正是碧桂园探索过程中创办的第一个社会型企业。

2002年开始,碧桂园集团先后投入数亿元建立了三所慈善性质的学校——国华纪念中学、国良职业培训学校和碧桂园职业学院,分别培养了数以千计的优秀寒门学子、帮助一万多名农村籍退伍军人培养了一技之长,让数千名职校毕业生一毕业就拥有了较高的薪资收入。

刘兴妙和丈夫原本在广东打工。但三年前,由于家中的老人生病,两夫妻不得不回到老家照料。丈夫在家周边打短工,刘兴妙全职照顾老人和孩子。收入减了一大半,家里人又陆续生病,夫妻二人背上了一身债务。

今年,朱婧源还种植了金丝皇菊,玫瑰花也迎来了丰收。去年因为天气原因,干花每亩产出还不足30斤。而今年玫瑰产量大增,预计湿花每亩产500多斤,按照4.5斤湿花产出一斤干花计算,干花可每亩产出100多斤。

更重要的是,千万个扶贫对象作为关键性个体也被拉入到了碧桂园的扶贫产业链当中。有腿疾的温炳光也是在宋旭的鼓励下,到碧桂园职业学院接受了培训,才上岗成为鱼咀村民宿图书馆的图书管理员:“我曾经坚定地认为自己什么都做不了。现在,和我一起培训的很多同学都找到了工作,他们有的成了电工、酒店管理、物业管理人员,有的回到家乡自己创业,真正有了一技之长后,自己也觉得腰杆挺起来了。”

此外,碧桂园还从“人”的角度出发,扶持1200名返乡扎根创业青年,间接带动30000名贫困户增收。

据悉,碧桂园还将继续在各级党委政府的指导下,计划在今年“520”这个有爱的日子,牵头搭建“社会扶贫共同体”,并提出“六个融合”,即将党建、团建活动与旅游扶贫深度融合;将用工需求与贫困人口就业深度融合;将爱心捐赠与贫困家庭迫切需求深度融合;将业务拓展与贫困地区发展机遇深度融合;将传播内容与倡导扶危济困理念深度融合,共创、共建、共爱,共同参与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事业。碧桂园希望通过联合社会各界力量,凝聚更多社会资源,形成扶贫强大合力。

碧桂园集团发挥自身产业优势的精准扶贫方式,构建起了联系紧密的脱贫利益联结机制,农民、企业、政府三方力量共同在脱贫攻坚中发挥着力量。

在湖南平江,碧桂园成立湖南誉湘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收购贫困户种植的红薯、糯米等农作物进行深加工,大大提升产业附加值;在安徽舒城,碧桂园将舒城的小兰花变成碧乡产品,通过凤凰优选渠道销售。在河南虞城,碧桂园还对接当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红粘谷酒的传承人杨威,借助“碧乡”平台,帮助其打造红粘谷小米、红粘谷酒等特色品牌。

2017年11月,碧桂园集团积极响应广东省委省政府关于新农村建设的号召,在广东省定贫困县英德成立专职扶贫小组。在英德浛洸镇鱼咀村,碧桂园集团联合广物控股集团,开展国企民企共建帮扶,将扶贫与民宿产业相结合,在原有建筑物基础上将其改造成旅游小镇。同时,开展民宿服务业培训,实现“家门口就业”。目前,鱼咀古村民宿一期已开门营业,十多名青年回乡在民宿实现就业。

60岁的马忠华是这里的养殖大户,养殖场里200多只“东乡贡羊”是他和7个建档立卡贫困户共同的希望。“我们这地方十年九旱,可就是因为旱,才有很好的牧草,有了从南北朝时期就成了贡品的东乡羊。只要销路能打开,一个贫困户年收入能达到三四万元,脱贫不是问题。”马忠华早就算过这笔账。

马忠华成为了受益者之一。他说:“以前不太敢多养,怕卖不掉,现在有了碧桂园这样的爱心企业人士,养多少收多少,收购价还提高了,每斤羊多给了两块钱,也敢多养了,今年打算养一千多只。”

为切合市场需求,碧乡还开发了“鱼羊自热锅”产品,将东乡族自治县的东乡羊和江西兴国县的鱼丝美食组合起来,备受年轻消费群体欢迎。

每到一县扶贫,碧桂园必挖掘当地特色农产品,充分发挥帮扶县资源禀赋,推动一村一品、一县一业。在这样的思路下,碧桂园宁陕扶贫小组找到了黄兴建。目前,“秦耕”的菇菌、杂粮等已转化为碧乡农产品,在凤凰优选等渠道出售,让优质农产品直接从田间到餐桌。安徽舒城小兰花茶叶、陕西耀州和蓝田贝贝南瓜……据统计,“碧乡”目前共挖掘14县109款优质农特产品。

树立区域性特色扶贫品牌

同样的模式被复制到了碧桂园结对的14个帮扶县。在深度贫困的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东乡族自治县,有东乡羊和洋芋两大支柱性产业。好山好水好土育一方好物,然而,山高水远路长却难觅市场。截至2018年底,东乡仍有超过9000户建档立卡贫困户。

图片 4

2018年“双十一”,碧桂园集团启动“消费扶贫月”,举办“爱在东乡”慈善晚宴及电商渠道,发动集团十多万员工、数百万业主,大量战略合作伙伴、上下游企业、商业联盟,还有众多的社区和社群,鼓励更多人“以购代捐”。短短几天,碧桂园帮助东乡预售出了1万余只东乡羊,直接链接大约3000户贫困户,养殖小户户均增收600至900元;大部分为养殖大户,户均增收3000至5000元。

图片 5

本文由必赢56net手机版发布于养殖,转载请注明出处:带动超20万人实现增收脱贫,碧桂园牵头搭建社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