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国土,维护我国海洋权益任重道远

核心提示: “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这是邓小平20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解放思想走向海洋

必赢56net手机版,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陆地资源的枯竭,使人类加快了走向海洋的步伐。21世纪的海洋,将是因为石油及其他海洋资源而大开发、大争夺的海洋。什么是海洋权益海洋权益这个词在我国出现的时间并不长。上世纪90年代,我国颁布两部海洋法规,将海洋权益概念引进国家的法律中。此后,海洋权益作为一个崭新的法律概念,开始为人们所关注。那么,什么是海洋权益呢?首先,海洋权益属于国家的主权范畴,它是国家领土向海洋延伸形成的权利。或者说,国家在海洋上获得的属于领土主权性质的权利,以及由此延伸或衍生的部分权利。国家在领海区域享有完全排他性的主权权利,这和陆地领土主权性质是完全相同的。在毗连区享有的权利,也属于排他性的,主要有安全、海关、财政、卫生等管辖权。这个权利是由领海主权延伸或衍生过来的权利。在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享有勘探开发自然资源的主权权利,这是属于专属权利,也可以理解为仅次于主权的“准主权”。另外,还拥有对海洋污染、海洋科学研究、海上人工设施建设的管理权。这可以说是上述“准主权”的再延伸,因为沿海国家是首先在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拥有专属权利之后,才会拥有这些管辖权。其次,海洋权益是国家在海洋上所获得的利益,或者可以通俗地说是“好处”。当然,利益或“好处”是受国家法律保护的。一般地说,海洋权益的内涵主要有:一是海洋政治权益,如海洋主权、海洋管辖权、海洋管制权等,这是海洋政治权益的核心。二是海洋经济权益,主要包括开发领海、专属经济区、大陆架的资源,发展国家的海洋经济产业等。三是海上安全利益,主要是使海洋成为国家安全的国防屏障,通过外交、军事等手段,防止发生海上军事冲突。四是海洋科学利益,主要是使海洋成为科学实验的基地,以获得对海洋自然规律的认识等。此外,还有海洋文化利益,如海上观光旅游、举办跨海域的文化活动等。显然,海洋权益这一概念,不仅有着深刻的法理意义,而且还有极强的实践性。海洋权益的法律保障1982年12月10日,包括中国在内的117个国家的代表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上签字。1996年5月15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19次会议通过决定,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根据国际法的一般原则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有关规定,我国可以享有广泛的海洋权益。为了切实行使维护我国的海洋权益,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定,我国拥有颁布必要的法律和规章、建立相应制度的权利。如1992年2月25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1998年5月26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法》;1996年5月15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基线的声明》;1999年12月25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海洋环境保护法》等。在我国管辖海域之外,在世界大洋上仍然拥有权利和利益。主要享有国际海洋法上的各项公海自由,包括航行自由、建造人工岛屿和其他设施的自由、捕鱼自由、科学研究自由等。国际海底区域及其资源是人类共同财产,我国与其他国家一样共同对其资源享有权利。还拥有国际合作的权利,如通过有关领域的合作进行海洋技术开发与转让,实施海洋保护,促进我国的海洋事业发展。当然,在我国充分享有海洋权益和自由的同时,也要承担起相应的义务,包括在我国管辖的海域内外,都应尊重其他国家的合法权利和自由。在公海上,各国对海洋环境的保护和保全、和平利用国际海底区域、海上救助以及合作制止海盗等,均应承担相应的义务。海洋划界面临的考验在西太平洋的海洋国家中,可能激化的岛屿争端起码有四起:俄罗斯与日本的北方四岛之争;韩国与日本的独岛之争;中国与日本的钓鱼岛之争;中国与几个东南亚国家的南沙群岛之争。在这四起重大的岛屿归属国际争端中,日本占了三个,中国占了两个。而且,中国的划界谈判对手也包括日本在内。我们的邻国日本,在海洋权益方面,乘中国忙于经济建设之际,频频出招,使得中日关系危机四伏。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海洋划界形势对于中国来说是严峻的。我国是一个海岛众多的国家,在我国辽阔的海域里,分布了6500多个岛屿,群岛列岛50多个,岛屿面积8万平方公里。最大的台湾岛,面积约3.6万平方公里,小的仅数十平方米面积。岛屿不分大小,距离祖国大陆不分远近,它们都是祖国不可分割的领土。然而,我国一些岛屿被别国侵占的情况是令人担忧的。钓鱼岛主权属于中国,我国拥有无可争议的历史和法律依据,但现在却被日本实际控制。如今,钓鱼岛成为中国和日本海上岛礁争端的焦点。在上个世纪70、80年代,人们发现钓鱼岛附近海域海底是一个相当规模的储油构造带。由此日本对这一海域的控制更加严密。类似的情况,还发生在南海诸岛上。近几十年,南海发现储量可观的油气资源,周边一些国家不顾历史事实,不顾国际公约的原则,侵占我南海诸岛达几十个。海上边界是国家边界的组成部分,是国家主权或管辖权延伸到海洋的最外疆界。国家间的海域划界,不只是单纯的法律问题,也是政治问题。国家间海域划界的主要矛盾,多集中在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划界上。因为它体现出在各海洋重新界定国家“版图”的政治趋势。这是今后一个相当长时期内国际政治的特点。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原则,我国面临着在黄海、东海、南海三个海区,与周边8个国家划定海上疆界的问题。渤海是我国的内海,整个海域在我国大陆架上,完全属于我国,不存在海上划界问题。虽然我国与周边各国的海域划界尚未完全提到日程上,但是,随着各海洋国家对海洋空间及资源的开发利用不断深入,对其依赖的程度也会越来越高,国家间各自主张的海域重叠问题,将会愈加尖锐。中国与日本关于海洋管辖权的协商最早始于1996年,然而,两国间在东海上的较量却有升级的趋势。2005年7月,日本经济产业相中川昭一宣布,批准通过日本帝国石油公司对东海“中间线”以东油气试开采的申请。而那条“中间线”是日本单方面划定的,中国政府从未承认过。日本企图一是直接变钓鱼岛为日本“合法领土”;二是尽量向中国海域扩张,获取更大的海域空间。在东海,中日两国间的巨大分歧,使东海划界的前景难以预料。在我国先后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法》后,有关部门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基本原则以及相关法律精神和我国的主张,粗算了一下,我国管辖海域的面积大约是300万平方公里,而有争议的部分达到120万平方公里,甚至比这个数字还要大。因此,做好海上划界工作,维护我国的海洋权益,任重而道远。南方渔网编辑:裴冰

核心提示蓝色国土,维护我国海洋权益任重道远。:提起国土,大多数人从小就知道我国有960万平方公里的陆地国土,却不知道或者忽略了被“九段线”拱卫着的约300万平方公里的“蓝色国土”——我国的主张管辖海域。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提起国土,大多数人从小就知道我国有960万平方公里的陆地国土,却不知道或者忽略了被“九段线”拱卫着的约300万平方公里的“蓝色国土”——我国的主张管辖海域。走向海洋,在国家层面,叫海洋战略;在公众层面,叫海洋意识。如何认识海洋、对待海洋,是一个值得我们每个人思考的问题。大体而言,亟须培养并强化以下3个方面的海洋意识。 一要有海洋资源意识。在陆地资源日益减少的今天,海洋资源对于人类生存的意义显得尤为重要,这是未来经济发展的潜力所在。就本人所在的盐城市而言,紧紧抓住江苏沿海地区发展和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两大国家战略机遇,开发并利用海洋,大力发展海洋经济是大势所趋。盐城市管辖海域面积约1.8万平方公里,近海有着鱼、虾、蟹、藻等水产品300余种,是全国重要的贝类产区和最大的鳗鱼苗捕捞出口基地。沿海滩涂总面积约4550平方公里,占江苏省全省的67%,近期可供开发利用的面积达1300平方公里,射阳河口以南沿海地段还以每年十几平方公里的成陆速度向大海延伸,被称为“黄金海岸”。可以说,扩大海洋产业群,提高海洋产业产值在全市经济中的比重,使海洋产业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盐城既有海洋资源优势也有海洋空间优势。 二要有海洋环保意识。我们提倡开发和利用海洋以促进经济发展,但必须是对海洋科学合理的、有序的开发与利用。坚持开发与保护并举,正确处理好海洋开发和海洋管理的关系,是海洋生态文明建设的需要,也是实现海洋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需要。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特别是一些造纸、制药等化工企业向盐城市沿海转移,工业、农业、生活等各类污染大量排入近海。此外,盐城沿海约170万亩养殖用水中存有的饵料、药物残留等也对沿海海洋环境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污染。盐城沿海部分海域生态系统结构失衡,生物多样性降低,渔业资源衰退,沿海浅滩生态系统已处于亚健康状态。加大海洋环境保护力度势在必行。 三要有海洋科技意识。开发海洋所用的技术及工程材料与陆地大不相同。要大规模地开发利用海洋,必须掌握海洋资源的特点,从海洋资源勘探到开采、再到加工生产都离不开海洋科学知识和技术的支持。同时,重视并发展海洋科技,也是增强海洋环境保护能力的需要。目前,盐城迫切需要建设和升级高效能的污水处理设施;在养殖污染防治方面,需要积极推广微孔增氧等新技术,促使池塘有机物分解、利用,减少渔业养殖废水和污染物排放总量。可以说,无论是为了更好地探索和开发海洋财富,还是为了更好地保护海洋环境以实现海洋经济可持续发展,都必须依靠海洋科技的进步与创新来实现。

走向海洋的中国,仍然面临着铁一般的思想“雄关”,需要“迈步从头越”

“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这是邓小平20世纪七、八十年代所讲。三十多年弹指一挥间,胡锦涛总书记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明确提出“解放思想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大法宝”、要“继续解放思想”,而且还把“坚持解放思想”摆在了“四个坚持”之首。

纵观人类社会历史,一些国家、民族,越是历史悠久、文化积淀浓厚,似乎一些陈旧的思想包袱就越多。而那些历史短暂的国家、民族思想上却很少有“清规戒律”。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积淀了大量优秀的思想,同时也积淀了一些陈腐的观念。比如,按照中国传统的海洋观,海洋只不过是大陆的延伸,海是维护大陆专制统治的一种手段,根本看不到海洋事业是发展贸易、促进生产、确保生存与发展的重要手段。因此,要谋求未来生存与可持续发展的有利条件,必须突破陈旧、错误的思想观念“重围”。否则,由于思想观念上的分歧和冲撞所带来的内耗,将使我们再一次失去走向海洋的机遇。

当前,中国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突破观念的“重围”,绝不是空穴来风:以愚“仁”的观念来看待姓“公”的海洋的有之;把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对立起来并认为军事投入必然有害经济建设大局的有之;把外交手段吹得神乎其神、视今日中国国际地位更多来自和谐外交结果的有之;在西方国家指手划脚面前大气不敢出的有之;把积极防御战略思想简单地理解为守着长江、长城、黄山、黄河不敢越国门一步的有之这些思想观念,无论怎么解释、无论出于什么考虑,都十分有害。

早在几千年前,中国人已经走进海洋;早在几个世纪之前,一些西方国家就在开发利用海。一些濒海民族、国家所以成为强大的民族、强大的国家,海洋就是其根本和获得成功的“秘密武器”。今天,科学技术的发展已经使我们拥有了各种动力的船舶,进军海洋已经不是一种需要冒太多大风险的事情了。

现在“不差钱”的中国,差的是海洋意识。有报道,日本人曾花300亿日元想方设法保护了位于东京以南千余公里海洋中一个名叫冲鸟岛的地方。涨潮时这个小岛长度不足5米,最高处离海面仅-0.45米;退潮时也不过十几平方米。为什么要下如此大的气力去保护它呢?因为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定,日本人可以用这300亿日元换来以12海里半径的1500平方公里的领海区和以200海里为半径、总面积达43.1万平方公里的专属经济区。前者相当于3个新加坡的面积,后者相当于4个浙江省。日本“寸海必争”的精神和长远的战略意识,确实值得我们很好地学习。

长期以来,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头脑中,海洋仅仅是一个“海上游乐场所”,有无穷无尽的海鲜——鱼、虾、蟹、蚧。更可悲的是,在一些人的脑海里,“国土”=国家所管辖的“陆地”,“国土”=960万平方公里,海洋是“外国的世界”,根本不知道还有“海洋国土”,还有管辖海域——《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的专属经济区。

实际上,自秦统一以来,中国的领土就包括了海洋部分。今天,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有关规定,中国享有主权和管辖权的海域总面积300万平方公里,加上960万平方公里的陆地国土面积,中国国土总面积应当为1260万平方公里。另外,中国在太平洋中还有一块经联合国认定的、拥有永久开采权的“海中之地”——7.5万平方公里的海底。

“不差钱”的中国,从一定意义上讲,最差的是海洋意识。今天的中国应当确认的重要概念是:“国土”=陆地国土 海洋国土 领空,另外还有管辖海域;“海洋=未来生存空间 可持续发展不可或缺的物质条件。”

海洋连接世界各地,过去是、今天是,明天仍将是最便利、最经济的“公路”,是“大自然设立的伟大的流通媒介”。这个“公路”、“媒介”一经充分利用,便立即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这一点不仅早已被海洋大国的历史所证明,而且也被我国改革开放以来走向海洋的历程及其成就所证明。

海洋是国际性的“公共资源”,中国也拥有进行开发利用的权力。今天的中国人应当确认的第二个基本概念应当是:“国土”=未来生生存空间 可持续发展不可或缺的物质条件。应当下大力气做好开发利用海洋这篇大文章,把海洋作为解决经济增长、劳动力就业、资源匮乏问题的重要途径。□

本文由必赢56net手机版发布于渔业,转载请注明出处:蓝色国土,维护我国海洋权益任重道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