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洋开发粗放化且急功近利,全国海洋功能

核心提示: 用开发陆地的思维和方式开发海洋,是当前我国海洋经济发展诸多矛盾和难题的根源。现在,最需要的是放慢开发脚步,“让大海缓口气”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受伤的海岸线 用开发陆地的思维和方式开发海洋,是当前我国海洋经济发展诸多矛盾和难题的根源。现在,最需要的是放慢开发脚步,“让大海缓口气” 文/《了望》新闻周刊记者王健君尚前名 碧海蓝天,青山一线,渡船从码头缓缓驶向此次海洋调研遇到的第一个大岛——龙盘岛。按当地提供的材料介绍,该岛面积17.4平方公里,与澳门相当。登岛后,本刊记者才发现,在最新版地图上仍然标示其为海岛,但早已“沧海桑田”,大规模的围垦已经将海岛变成了事实上的半岛,可以徒步向西走到陆地。据了解,围垦出的数千亩土地大部分正在开发为旅游度假别墅。 三个多月来,《了望》新闻周刊记者每一次到沿海调研,都不得不直面类似“夺海”发展的故事。据不完全统计,过去十多年,我国大陆沿海500平方米以上的海岛已经消失了460多个,超过一半的大陆海岸线已经人工化。过度捕捞导致近海渔业资源急剧衰退,以东海渔区为例,与资源相适应的捕捞量为200余万吨,2009年实际捕捞量达442万吨。这种状况已持续30年之久。 据2011年《中国海洋发展报告》披露,沿海港口发展和临港工业基本都是靠围填海形成,“在地方短期利益驱动下,正在形成对岸线盲目抢占、低值利用的局面。”按交通运输部已批复的18个沿海港口发展规划,需占用2251公里岸线、1251平方公里陆域以及1615平方公里锚地用海,仅18个大型港口岸线未来规模就占大陆岸线总长的13%。 “海域空间的诱惑太大了。”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研究员刘容子为本刊记者分析说,“像江苏、浙江和福建等沿海省市人多地少的矛盾由来已久,又受到耕地红线、占补平衡等土地政策限制,面对海域这块空白,全都冲过来了。” 据国家海洋局统计公报显示,2010年全国海洋生产总值38439亿元,占GDP总值的9.7%。她指出,这个占比是大概念,其中只有40%是统计自海洋产业增加值,60%为相关产业,是模型推算出来的,“目前,从实际上看,我国海洋经济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在5%左右。”她举例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江苏沿海经济区、辽宁沿海经济区等规划,“70%~80%是沿海经济,附带20%~30%才是真正的海洋经济。” 3月14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通过了“十二五”规划纲要,纲要第十四章对“推进海洋经济发展”作出了规划。在此前后,国务院已经批复了覆盖十一个沿海省市的沿海开发规划。“现在,地方一提起海洋经济,就是海洋这块能为GDP贡献多少,结果导致大干快上。”面对沿海地区如火如荼的状态,受访专家建议决策者多讲点危机意识和环境压力,“海被填了,岛被炸了,再去恢复是不可能的,一定要放慢脚步、放稳脚步。” 沉重的渔业 “我们的捕捞量基本上是零增长。”沿海A县海洋与渔业局长张猛的解释是,整个渔区捕捞强度已经远远超过渔业资源可以承受的强度,该县海洋捕捞强度控制工作已经步入“总量压减”的新阶段,产量增长已不再成为捕捞业发展的目标,“但海洋渔业资源枯竭对我县传统捕捞业生存形成的巨大威胁,丝毫没有解除。” 我国近海曾有四大渔场:渤海渔场、舟山渔场、南海沿岸渔场和北部湾渔场。所谓渔场,专指有渔汛的地方。A县所在的舟山海域原来有大黄鱼、小黄鱼、带鱼、墨鱼四大渔汛,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一个个消失了。现在,我国近海已无渔汛,四大渔场名存实亡。 张猛举例大黄鱼说,上世纪50年代,福建发明了敲罟作业方式,几十条船一起敲竹板,让黄鱼头骨中的两枚耳石产生共振,大鱼小鱼一起昏死,一网打尽,造成灭绝性捕捞。上世纪80代后期,野生大黄鱼就基本绝迹了。“现在,一条三斤多的野生大黄鱼超过万元,想当年一斤5分钱都没人要。”他苦笑着说。 “管理渔业捕捞,主要是捕捞量和马力吨位。现在产量虽然控住了,但是马力吨位没有控住。”据张猛介绍,沿海许多船实际已超过1000马力,但证书标牌不到600马力,“因为600马力以下由省渔业局批准,超过600马力审批要到农业部去。”目前,沿海1/3的渔船实际马力与标牌不符。因此,捕捞强度不但没降反而在增强,更加剧了渔业资源枯竭。 “我们的捕捞能力太强了,渔船太多,功率太大,网具太大,网目太小,什么鱼都能捕光。”对于该县42万吨的年捕捞量,张猛告诉本刊记者,“这个捕捞量已经超过资源再生能力的一倍以上了。”据统计,东海区所有渔获物中,20世纪50年代,四大渔产占63.7%;70年代下降到47.4%;90年代下降到18.8%;现在仅剩连性成熟都达不到的带鱼和小黄鱼。 那么,为什么不能将我国捕捞能力及早引导向远洋渔业呢? 一位不愿署名的海洋专家向本刊记者介绍,改革开放初期,农村搞分田到户,结果集体渔业也分包到户了。生产方式决定了捕捞业尤其是远洋捕捞业不能分船到户。结果,在广东、广西和海南,具有南海捕捞能力、能过马六甲海峡的船队,失去了原有的外海捕捞能力。而山东荣成当年海洋渔业公司没有分船到个人,后来成为领跑30年的全国闻名的远洋渔业大县。 在他看来,由此导致的直接结果是,无处释放的捕捞能力围聚近海,竭泽而渔,“虽然现在有禁渔期和禁渔区,实际情况是‘三月不开网,一网全打尽’。”而另外一个让人担心的间接后果是,曾经作为我国海洋主权维护“排头兵”的中国渔民,有不少也逐渐从东海和南海等海洋权益维护第一线退了出来。 “过去我们的渔船常年在南海作业,很多岛礁都是渔民停靠和晾晒鱼货的地方,在维护权益和显示主权上远比军舰、海监船和渔政船巡视一圈更实用有效。而且,当时渔民都是配备武器的民兵建制,周边国家谁敢惹?”他告诉本刊记者,上世纪80年代末渔民不配武装后,越南、菲律宾等国的武装力量开始大肆侵占我岛礁、频频抓扣我渔民渔船,“现在,渔民自我保护能力不足,经常不敢去南沙等传统渔场作业了。” 海洋“工业化” 最令海洋国土管理者和研究者们着急的,还是眼下愈演愈烈的围海造地、填海连岛。 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员、国土资源部特聘专家方克定告诉本刊记者,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先后经历了四次围海高潮:新中国成立之初的围海晒盐;20世纪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的围海造田;80年代中后期到90年代的围海养殖。目前,正在经历的第四次填海高潮,始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主要是沿海一些地方政府主导的港口经济和临海工业,填海、围海造地的规模远超过去,“旗号都是发展海洋经济。” 自2003年以来,中国的围海造地运动正在以数倍于过去的速度高速发展。2003年的围海面积是21.2平方公里,2004年达到53.5平方公里,2005年超过100平方公里,2009年为179平方公里据国家海洋局统计,“十一五”期间,围填海解决工业和城镇建设用地700平方公里。 而本刊记者在沿海某省B县了解到,就其临港经济,该县过去三年来已填海连岛围填21.8平方公里,未来三年还将围填33.5平方公里。相邻的C县已围13.5平方公里,正在围填40平方公里的围垦计划。面对一眼看不到边的围填地,本刊记者询问围填有无海域使用证,当地负责人士回答,“在申请”;工业项目在哪?“还没有,正在招商。” 沿海某省海洋管理部门研究人士告诉本刊记者,这种局面完全是三方“合力”的结果。从地方政府“块块”的角度看,近年民营经济不活跃,于是,发展资本密集型重化工业的意愿格外强烈,都惦记着中石化、中石油,有一个项目落户,当地政府就活了;从部门“条条”的角度看,国际金融危机后出台了十大产业振兴规划,批出了大量工业项目,很多涉海;从行业角度看,规划部门要求包括钢铁、石化等大进大出的产业,重心向沿海转移,尤其是央企纷纷东移。 “现在,还无法确定海洋经济概念向大工业扩展究竟是好是坏。”据他的观察,至少可以确定,“目前表现出来的行为,用的不是海洋的正向功能,而是给海洋带来了压力。”他的担心是,“大港口、大石化、大钢铁必然给地方政府带来大增长、大财税,同时也可能把海洋资源环境原来50年、100年的承载能力,在5年、10年内用光。” 该研究人士20多年海洋经济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开发与保护是不能同步的,很多时候是不相容的。有些方面一旦开发了,就无法保护了。”比如渤海,正是不同季节冷暖水的变化,鱼类才能正常地活动。2003年曹妃甸围填建坝时,环评书还在争论该留4个涵洞、6个涵洞还是9个涵洞,结果在施工现场一个洞都没有看到。现在,曹妃甸生态已经发生了严重影响。当地不得不准备建桥炸坝。 “‘十一五’期间,项目上得太快了,多少大桥一夜之间就架起来了,多少堤坝一下子就升上去了。围完了,头三五十年的税收甜头真甜。以后真出了事,苦头谁去尝?”他又讲了某省的故事,“规划部门以水利专家为主做了一个滩涂围垦规划,写进了某省沿海地区发展规划,赫然写着5年之内要围垦270万亩。这是个什么概念?该省水深5米以上的所有滩涂浅海都被作为可围填的了。不荒唐吗?” “270万亩在水利专家眼里是光滩。我说你错了,你一脚踩下去有多少生命?这些滩涂生物繁衍带动着多大的长远经济利益。”他现在痛感国内研究海洋的专家太少,“现在下海搞工程的,大部分都是从陆地转行过来的,对海洋特性没有整体的了解,对工程产生的影响认识不清、估计不足。” “不向海洋发展我们干什么” 沿海C县发改局局长徐文龙打开该县的海洋发展规划图,指着四个小岛所涉海域,告诉本刊记者,“这四个岛连在一起,大概是4000亩的围垦面积。东南边可以安排一个5万~10万吨的液化天然气码头,或者两个5万~8万吨的液体化工码头;北边可以摆放4个5万吨的煤码头;西边将修一座联通陆地的跨海大桥。利用四岛开发带动两翼临港产业,陆海联动。” 对于搞大港口的资金问题,徐文龙并不担心,“现在,国内高速公路已经大部分完成了,省级以上的高速公路投资公司正在积极向港口进军。这些公司说了,除了缺项目什么都不缺,十年二十年不赚钱也不要紧。”相邻的B县已经走在了其前面,某内地高速公路开发公司为B县正在围填的港口项目投资100亿元。 4000亩只不过是C县向海发展的一部分。按照该县规划,2020年要完成6万亩围填海任务。现在,徐文龙最头疼的是,海域使用证国家还没有批,“我们发展海洋经济遇到的问题,就是这海域使用认证太麻烦了。”海洋部门管用海,水利部门管筑坝,国土部门管用地,环保部门管环评在其看来,且不说能否通过,就是通过,正常审批至少需要6年时间,“到那时,黄花菜都凉了。” “申报工业用海,还要事先把所有项目作假编造好,何必呢。所以,只能报用途为种植和养殖的农业用海。”他解释说,如果报产业用海,要交每亩3万~5万元的海域使用金,而报农业用海一分钱也不用交,“受项目环评和海域使用金这两条限制,我只能搞农业用海。” 徐文龙说,其实农业围垦也会遇到问题。围填后,作为农业用地属于国土资源部管。如果要转为建设用地,用地指标每亩至少5万。而用地指标不但需要国家计划,还要根据占补平衡政策,用一亩耕地必须补充一亩耕地。他笑着说,“最近,不是逼得浙江宁波造地都造到丽水的山顶上去了吗?” “而且,即使这一关也过了,要搞港口发展,还要港航部门的审批。”徐文龙告诉本刊记者,按照规定,“1万吨以上的港口要由国家审批;5000吨的港口要省里审批;3000吨的港口要市里审批。我们县只能审批500吨的港口。” 怎么办?“我们先围了再说。”徐文龙实话实说,“如果不围,以后会越来越难。我们这种县级地方政府的项目,大部分相关手续都不全。否则,什么都别干了。”今年以来,C县所在的省政府,为了帮助各市县解决这个问题,决定每年拿出8万亩用地指标和10亿元资金专门用于海洋经济范围内的产业集结区建设。C县花费了大量精力搞出海洋经济规划,期望挤进去,最后由于一位省领导不同意而“功败垂成”。 对此,徐文龙说自己早有心理准备,C县向海发展的决心不变,“我们陆域面积不到海域面积的一半,作为困在山地的沿海县,不发展海洋,能干什么?”现在,在县长的带领下,C县又提出了“蓝色国土绿色发展”的新思路,重新论证规划,“这一次一定打好环保概念牌。” 据C县一份内部最新资料显示,过去30年,C县的122个岛已经变为目前的99个。 “让大海缓口气” 十年前,国家海洋部门做过一项研究,2010年后,中国海洋经济就应该进入一个平稳期,不能再加速。“放慢脚步,千万不要再追求速度。这是经济发展的基本规律。”刘容子分析说,“过去20年,沿海开发的速度一直高于GDP增长的速度。进入到现阶段,不能再高了。” 前车之鉴就是日本。其濑户内海曾经流行水俣病、汞中毒,就是因为其沿海重化工业快速发展,彻底将濑户内海变成了“灾难海”。后来花了三五十年才得以缓慢修复;同一时期,日本用了20年时间将海岸全部人工化,变成了水泥海岸,海岸线遭到严重侵蚀破坏。最后,不得不用巨大的财力物力重新修复,重新恢复自然海岸。 方克定并不反对围填海这种海洋开发活动本身,并以深圳为例说,其早期的填海,无论是盐田港还是宝安机场,效益都很好,“经过严格论证的,该填还得填,像靠近香港的15平方公里的前海新区。但是,深圳湾已经缩小了1/3,以后就需要慎重考虑,不能再大规模围填了。”同样的问题包括胶州湾,德国人走的时候留下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圆形海湾,世界少见。现在填成了不规则状,缩小了1/3。 在他看来,围填海不能太快,要给科学家以观测研究分析的时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经济高速发展。陷入了发展空间困境的日本,开始大规模填海造陆。在获得经济收益的同时,也埋下了巨大隐患。自1945年到1978年,日本全国沿海滩涂减少了约390平方公里。很多靠近陆地的海域里已经没有了生物活动,海水自净能力减弱,赤潮泛滥,日本渔业遭受重大损失。 为防止悲剧重演,现在日本围填海更多采用建设人工岛的方式。神户的港岛和六甲岛、东京湾内的扇岛以及长崎市的香烧岛,都是十分知名的人工岛。方克定特别就此提醒地方政府,即使围填,也要重视填海方式的科学化,吸取别人的教训,学习人家的先进经验,“中国陆海关系从陆海统筹向海陆统筹转变过程中,围填要从现在对岸线破坏较大的截湾取直式和平推式,向离岸填海的人工岛式填海转变。既不改变海岸线的形状,又增加了抗击海浪侵蚀海岸线的能力。” 至于渔业,受访专家认为,一方面要在保护基础上稳定放缓近海捕捞,一方面还应该“走出去”发展远洋捕捞。我国远洋渔业在整个渔业中占比不到10%,还有较大发展空间。 不过,1994年底《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生效,地球上近36%最富饶的公海变成了沿岸国家的专属经济区,远洋捕捞成本越来越高,捕捞配额争夺更趋激烈。专家建议有关部门可以多种模式组建国家力量支持的远洋捕捞船队,有序地将目前集中在近海的捕捞能力释放出去,“像支持中海油那样支持远洋渔业,最后的结果肯定不一样。” 采访的最后,当本刊记者询问我国海洋的修复能力时,多位受访专家还是抱有信心,毕竟经过这些年的大声疾呼,不少地方政府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思想也正在发生转变,“只要不再用开发陆地的思维和方式与海相争,给海洋缓口气,大自然的自我修复会逐步显现出来。”

2012年3月3日,国务院批准了《全国海洋功能区划(2011~2020年)》,这是继2011年国家“十二五”规划提出“推进海洋经济发展”战略后,国家依据《海域使用管理法》《海洋环境保护法》等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海洋开发保护的方针、政策,对我国管辖海域未来10年的开发利用和环境保护做出的全面部署和具体安排。《区划》由国家海洋局会同有关部门和沿海1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编制,《区划》范围为我国的内水、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大陆架以及管辖的其他海域,《区划》期限为2011年至2020年。

核心提示:“以前黄鱼、带鱼都是我们的家常便饭,现在野生黄鱼快没有了,一斤卖到几千块钱了,吃不到了。”4月9日,在浙江省舟山市金塘岛大浦社区,57岁的老渔民陈义翔对记者如此感慨。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以前黄鱼、带鱼都是我们的家常便饭,现在野生黄鱼快没有了,一斤卖到几千块钱了,吃不到了。”4月9日,在浙江省舟山市金塘岛大浦社区,57岁的老渔民陈义翔对记者如此感慨。 陈义翔现在经营一个小卖部。因为近在咫尺的金塘岛大浦口集装箱码头,在围垦滩涂的过程中征用了他家的养殖塘。陈义翔说:“以前,夜里都能听到海里黄鱼的叫声,现在工程车多了,龙门吊多了,只能听到机器的轰鸣声了。” 大浦口码头只是金塘岛上的重点项目之一,用地规模1.2万亩;金塘岛上与之类似的还有北部区域开发项目,该项目围垦滩涂面积也超过1万亩。76平方公里的金塘岛是舟山第四大岛,根据规划,未来10年该地需要4万亩建设用地,但山多地少的金塘岛仅有耕地2.9万亩,用地只能向海洋伸手。 金塘岛人口有112万人,它是舟山1390个岛屿中的一个,金塘岛的围垦现象只是浙江海洋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小小缩影。 根据浙江省水利厅去年公布的数据,“十一五”期间浙江省围填海63.1万亩,相当于“十五”期间的1.62倍;“十二五”期间浙江省计划围填海100万亩,相当于“十一五”期间的1.58倍。浙江省成为海洋经济试点省份以后,围填海的需求正在迅速膨胀。 记者调查发现,在舟山群岛新区和浙江海洋经济都上升为国家战略的背景下,大规模的围填海在吸引大量投资项目的同时,也正在扰乱陈义翔们的生活,影响“东海鱼仓”的渔业,破坏浙江沿海生态环境,成为再造“海上浙江”的极大隐忧。 金塘岛围垦“遗祸” 由于连接宁波镇海和舟山本岛的舟山跨海大桥的建成,位于宁波镇海和舟山本岛之间的金塘岛就变成了宁波-舟山港的“桥头堡”。按照相关规划,金塘岛的目标是成为“国际集装箱物流岛”,定位于国际海运枢纽和江海联运中转站,希望成为杭州湾地区大型深水港的战略要地、甬经济圈的核心组成部分。 4月9日,在金塘大浦口集装箱码头第二阶段工程现场,记者看到数十辆工程车正从附近已经被爆破的柏塘山运送石料,进行填海区域的陆域回填和地基加固。一位工人告诉记者:“二期工程将对一期工程490米长的码头进行延伸,以便更多的大型船只停靠装卸。”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未来3年这里将建成2个10万吨级和1个7万吨级集装箱泊位,建成后码头每年吞吐能力将达250万箱。此前,一期工程1号、2号泊位已经投产,码头已开通3条俄罗斯航线和4条西非航线,2011年完成了17.5万标准箱吞吐量,今年的目标是50万标准箱,现在已经突破8万箱。 不过,令人振奋的数据却与当地居民关系不大。陈义翔和当地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他们每个家庭每年的收入没有明显改善。“对我来说,搞开发的好处是,家里来了20多个房客,每个月能给我家带来两千多块钱的收入。另外就是我家小卖部生意好多了。”陈义翔表示,总体上来说,减少的养殖收入基本与增加的收入相当。 对此,浙江省海洋学院一位不愿具名的教授表示,原来的渔村经过围填海之后,建成码头、工厂、商品房等,缓解了城镇化用地和工业用地的需求,土地利用价值升高,但当地群众收入没能随之增加,说明开发的价值都体现到GDP上了。 陈义翔告诉记者,金塘岛上的各种项目截至目前已经征用几百亩的山林和旱地,围垦的养殖塘和养殖滩涂超过1000亩,这确实影响了世代以渔为生的当地人。 此外,当地民众反映,由于围垦工地与居民区比较近,他们每天都能听到开山炸石的震天巨响,许多民居甚至出现了裂缝,而且由于开山取石,致使附近山体遭受严重的破坏,当地台风又很强烈,台风季节当地居民就会陷入对泥石流的恐惧中。 据记者了解,当地居民已与相关公司和政府交涉,但政府只答应每人每年一次性补偿500元,对于这个结果当地居民并不满意。 “疯狂”的围垦 最近几年正是浙江省沿海地区向海扩张疯狂的时候。 仍以舟山为例,来自该市水利围垦局的统计显示,2011年该市实施围垦工程15处,围垦面积9.74万亩,同比增长13.8%;2010年该市实施围垦项目26个,围垦面积8.56万亩,完成年度计划的114.8%。一位舟山市发改委人士告诉记者,今后几年,舟山本岛的北部和六横岛都将围垦大约30平方公里,舟山市的围垦规模将达到100平方公里。 另有统计数据显示,温州市“十一五”期间围垦面积15.6万亩,占到新中国成立以来围垦总面积近一半的规模,而2011年温州市实施的围垦工程就达到17.5万亩,超过整个“十一五”的规模;整个“十二五”温州市计划围垦面积更是高达58万亩。 在浙江台州市,“十一五”围垦面积达到22.44万亩,占新中国成立以来围垦总面积的31%;而2011年围垦面积就超过10万亩,占整个“十一五”规模的一半。 过去两年,浙江各地围垦规模已经创造了历史新高;但在今后几年,围垦规模可能会再攀高峰浙江省规划的“十二五”围垦规模是100万亩,但从舟山、温州、台州的情况来看,最终实施的情况肯定会超标。 对于围海造地,舟山市发改委人士强调该市“地少人多”,围海造地实属“无可奈何”。数据显示,舟山市人口密度达到每平方米712人,是全国平均水平的6.6倍,在浙江也高出平均水平73.7%;人均耕地只有0.27亩。“我们的地都是"吃饭地",国家有红线,动多少得补多少,要想发展只能向海要地。”上述人士表示。 记者了解到,在浙江围垦的地区,已经有多个产业园建起,“农地不能动,项目招商需要土地,只有有土地才能有发展,靠工业拉动发展海洋经济是地方政府选择的捷径。”在一位了解浙江海洋经济发展的人士看来,短、平、快的发展办法就是填海造地,发展临海工业。 此前,浙江省发改委副主任张善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曾经提到围海造地对于人多地少的浙江来说是必由之路,但他强调要科学围垦、合理规划产业,减少高污染产业在沿海的布局。 舟山市发改委人士表示,该市的发展重点是临港经济当中的港口、修造船业等,而且为了与周边的宁波港和上海的洋山港形成区分,舟山将利用独特的区位优势重点发展中转码头,从而寻找属于自身的竞争优势。 对于产业布局,舟山的利好在于石油和化工产业的比重较小,但是在浙江其他地方,高污染产业正在严重威胁着海洋经济的健康发展。比如在台州,由于近海污染严重,当地政府表示正在关停2157家高污染企业。 消失的渔业 大规模围填海受危害最大的首先是渔业。 浙江海洋学院教授告诉记者,“每一座礁石、每一处滩涂,都是鱼类重要的栖息地,地貌一旦发生变化,将会影响鱼类的栖息环境。由于填海工程破坏了当地的地貌特征,适合鱼类繁殖的环境不复存在,海洋生物链被破坏,海洋生物锐减,造成生态问题。” 该教授还表示,加上危害造地的陆地主要用于修造船业、临港海运业和其他临港工业,各种污染物较多,尤其是各种污水、游玩直接排入大海,导致海水富营养化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引发赤潮的概率大大增加,给海水养殖业和海洋渔业带来巨大危害。 有统计显示,过去两年,浙江省都发生了20次以上的赤潮,这给渔业带来巨大损失。以舟山渔场为例,历史上舟山渔场产量占到整个舟山渔业产量的六七成,但现在可能只占两成左右。 舟山市海洋与渔业局相关负责人坦承当地渔业受到了围垦的影响,去年该市渔业收入为141亿元,同比增长仅为2.6%。该负责人还表示,在港口经济和修造船业快速增长的情况下,舟山渔业在GDP的份额只能越来越小,目前舟山正在加快发展远洋渔业的捕捞和加工,力争保持渔业的平稳增长。 其次是旅游业,上述浙江海洋学院教授表示,由于填海工程破坏了海岸线,给旅游业也带来了负面的影响。 国家海洋局舟山海洋工作站胡益峰则表示,围填海加剧了浙江海域海水的浑黄不清,航道淤积也日益严重,海域环境质量明显下降。 浙江省统计局的年度报告显示,2009年浙江省近岸海域的水质状况较上年有所趋差,其中严重污染和中度污染海域面积占到全省近岸海域面积的57%,与2008年相比,上升10个百分点;2010年浙江省近岸海域环境质量总体趋差,中度污染和严重污染的近海海域面积分别为6580平方公里和18600平方公里,较上年有较大增加,占到五分之三。

国务院批复指出,海洋是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资源和战略空间。当前,我国海洋经济发展战略已进入全面实施的新阶段,统筹协调海洋开发利用和环境保护的任务艰巨。要坚持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的原则,合理配置海域资源,优化海洋空间开发布局,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

国务院批复强调,海洋功能区划是合理开发利用海洋资源、有效保护海洋生态环境的法定依据,必须严格执行。通过实施《区划》,到2020年,围填海等改变海域自然属性的用海活动得到合理控制,渔民生产生活和现代化渔业发展得到保障,海洋保护区、重要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得到保护,主要污染物排海总量制度基本建立,海洋环境灾害和突发事件应急机制得到加强,遭到破坏的海域海岸带得到整治修复,海洋生态环境质量明显改善,海洋可持续发展能力显着增强。

国务院批复要求,《区划》由国家海洋局会同有关部门和沿海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组织实施。沿海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要将《区划》实施工作列入重要议事日程,并依据《区划》尽快完成地方各级海洋功能区划的编制工作,明确各类海洋功能区的具体范围和管理要求,严格逐级审批。海洋局会同有关部门要认真落实《区划》实施的各项保障措施,对《区划》执行情况进行跟踪评估和监督检查。要科学制定围填海计划并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严格执行建设项目用海预审和审批制度。要建立全覆盖、立体化、高精度的海洋综合管控体系,不断完善海域管理的体制机制,加大海洋执法监察力度,整顿和规范海洋开发利用秩序。各级财政部门要积极支持海洋功能区划工作,中央和地方海域使用金收入要支持海域海岸带开展综合整治修复。

中国海洋开发粗放化且急功近利,全国海洋功能区划。全国海洋功能区划(2011~2020年)

前言

海洋是潜力巨大的资源宝库,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蓝色家园。我国管辖海域辽阔,是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载体和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空间。为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合理开发利用海洋资源,保护和改善海洋生态环境,提高海洋综合管控能力,推进海洋经济发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域使用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海洋环境保护法》等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海洋开发保护的方针、政策,在2002年国务院批准的《全国海洋功能区划》基础上,制定《全国海洋功能区划(2011~2020年)》。

《区划》科学评价我国管辖海域的自然属性、开发利用与环境保护现状,统筹考虑国家宏观调控政策和沿海地区发展战略,提出了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主要目标,划分了农渔业、港口航运、工业与城镇用海、矿产与能源、旅游休闲娱乐、海洋保护、特殊利用、保留等八类海洋功能区,确定了渤海、黄海、东海、南海及台湾以东海域的主要功能和开发保护方向,并据此制定保障《区划》实施的政策措施。《区划》是我国海洋空间开发、控制和综合管理的整体性、基础性、约束性文件,是编制地方各级海洋功能区划及各级各类涉海政策、规划,开展海域管理、海洋环境保护等海洋管理工作的重要依据。

《区划》范围为我国的内水、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大陆架以及管辖的其他海域。《区划》期限为2011年至2020年。

第一章海洋开发与保护状况

第一节海域和海洋资源

我国濒临渤海、黄海、东海、南海及台湾以东海域,跨越温带、亚热带和热带。大陆海岸线北起鸭绿江口,南至北仑河口,长达1.8万多公里,岛屿岸线长达1.4万多公里。海岸类型多样,大于10平方公里的海湾160多个,大中河口10多个,自然深水岸线400多公里。

我国海洋资源种类繁多,开发潜力大。海洋资源的开发利用为沿海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2010年,海洋生产总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接近10%,涉海就业人员超过3300万;海水产品产量2798万吨,比2002年增加26%;沿海港口150多个,年货物吞吐量56.45亿吨,比2002年增加228%,其中吞吐量位居世界前十位的港口有8个;海洋油气年产量超过5000万吨油当量,占全国油气年产量的近20%;滨海旅游业增加值约占海洋产业增加值的22%,发展迅速,已经成为海洋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

第二节海域管理与环境保护状况

2002年,国务院批准了全国海洋功能区划,为海域管理提供了科学依据。到2010年底,国务院和沿海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依据海洋功能区划确权海域使用面积194万公顷,基本解决了海域使用中长期存在的“无序、无度、无偿”等问题。依法审批建设用海24.2万公顷,切实保障了能源、交通等国家重大基础设施和防灾减灾等民生工程用海需求,成为沿海地区拓展发展空间、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途径;依法确权海水增养殖及渔港、人工鱼礁等渔业用海160多万公顷,为沿海渔业发展、渔民增收提供了用海保障。

海洋污染防治和生态建设工作不断加强。国家与地方相结合的立体海洋环境监测与评价体系基本形成。沿海地区采取有效措施加大陆源入海污染物控制力度,减少海上污染排放。海洋保护区数量和面积稳步增长,已建各级各类海洋保护区221处,其中海洋自然保护区157处,海洋特别保护区64处,总面积330多万公顷。已建立海洋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35个,覆盖海域面积达505.5万公顷。通过红树林人工种植等生态修复工程,恢复了部分区域的海洋生态功能。通过采取海洋伏季休渔、增殖放流、水产健康养殖,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人工鱼礁和海洋牧场建设等措施,减缓了海洋渔业资源衰退趋势。目前,我国管辖海域海洋环境质量状况总体较好,基本满足海洋功能区管理要求。

但是,海域管理和环境保护仍存在一些问题。海域管理的法律法规、制度与任务要求不相适应,海域监管能力薄弱;海岸和近岸海域开发密度高、强度大,可供开发的海岸线和近岸海域后备资源不足;工业和城镇建设围填海规模增长较快,海岸人工化趋势明显,部分围填海区域利用粗放;陆地与海洋开发衔接不够,沿海局部地区开发布局与海洋资源环境承载能力不相适应;近岸部分海域污染依然严重,滨海湿地退化形势严峻,海洋生态服务功能退化,赤潮、绿潮等海洋生态灾害频发,溢油、化学危险品泄漏等重大海洋污染事故时有发生。

第三节面临的形势

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是我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也是坚定不移走科学发展道路、切实提高生态文明建设水平的重要阶段,必须深刻认识并全面把握海洋开发利用与环境保护面临的新形势,有效化解由此带来的各种矛盾。

——海洋经济发展战略加快实施。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提出“科学规划海洋经济发展”,国家“十二五”规划对推进海洋经济发展做出战略部署。国务院批准了沿海多个区域规划,启动了海洋经济发展试点。

——沿海地区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能源、重化工业向沿海地区集聚,滨海城镇和交通、能源等基础设施在沿海布局,各类海洋工程建设规模不断扩大,海洋新兴产业迅速发展,建设用海需求旺盛。

——陆源和海上污染物排海总量快速增长,重大海洋污染事件频发。气候变化导致了海平面上升、极端天气与气候事件频发等,海洋自然灾害损失倍增,海洋防灾减灾和处置环境突发事件的形势严峻。

——涉海行业用海矛盾突出,渔业资源和生态环境损害严重,统筹协调海洋开发利用的任务艰巨。近岸海域渔业用海进一步被挤占,稳定海水养殖面积、促进海洋渔业发展、维护渔民权益的任务艰巨。

——沿海地区人民群众的环境意识不断增强。对清洁的海洋环境、优美的滨海生活空间和亲水岸线的要求不断提高,对健康、安全的海洋食品需求不断增加,对核电、危险化学品生产安全高度关注。

——海洋权益斗争趋于复杂。沿海国家制定和实施海洋战略,围绕控制海洋空间、争夺海洋资源、保护海洋环境等方面,加强对海洋的控制、占有和利用。

总之,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及沿海地区人口增长,必然导致对海域空间提出持续增长的数量需求和质量安全需求。我们既要保障经济发展提出的建设用海需求,又要保障渔业生产、渔民增收提出的基本用海需求,更要保障生态安全提出的保护用海需求。

第二章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主要目标

第一节指导思想

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适应“发展海洋经济”“提高海洋开发、控制、综合管理能力”“维护我国海洋权益”战略实施的新形势,坚持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科学分区、准确定位、综合平衡,合理配置海域资源,统筹协调行业用海,优化海洋开发空间布局,提高海域资源利用效率,实现规划用海、集约用海、生态用海、科技用海、依法用海,促进沿海地区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

第二节基本原则

——自然属性为基础。根据海域的区位、自然资源和自然环境等自然属性,综合评价海域开发利用的适宜性和海洋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科学确定海域的基本功能。

——科学发展为导向。根据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统筹安排各行业用海,合理控制各类建设用海规模,保证生产、生活和生态用海,引导海洋产业优化布局,节约集约用海。

——保护渔业为重点。渔业可持续发展的前提是传统渔业水域不被挤占、侵占,保护渔业资源和生态环境是渔业生产的基础,渔民增收的保障,更是保证渔区稳定的基础。

——保护环境为前提。切实加强海洋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统筹考虑海洋环境保护与陆源污染防治,控制污染物排海,改善海洋生态环境,防范海洋环境突发事件,维护河口、海湾、海岛、滨海湿地等海洋生态系统安全。

——陆海统筹为准则。根据陆地空间与海洋空间的关联性,以及海洋系统的特殊性,统筹协调陆地与海洋的开发利用和环境保护。严格保护海岸线,切实保障河口海域防洪安全。

——国家安全为关键。保障国防安全和军事用海需要,保障海上交通安全和海底管线安全,加强领海基点及周边海域保护,维护我国海洋权益。

第三节主要目标

通过科学编制和严格实施海洋功能区划,到2020年,实现以下主要目标:

——增强海域管理在宏观调控中的作用。海域管理的法律、经济、行政和技术等手段不断完善,海洋功能区划的整体控制作用明显增强,海域使用权市场机制逐步健全,海域的国家所有权和海域使用权人的合法权益得到有效保障。

——改善海洋生态环境,扩大海洋保护区面积。主要污染物排海总量得到初步控制,重点污染海域环境质量得到改善,局部海域海洋生态恶化趋势得到遏制,部分受损海洋生态系统得到初步修复。至2020年,海洋保护区总面积达到我国管辖海域面积的5%以上,近岸海域海洋保护区面积占到11%以上。

——维持渔业用海基本稳定,加强水生生物资源养护。渔民生产生活和现代化渔业发展用海需求得到有力保障,重要渔业水域、水生野生动植物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得到有效保护。至2020年,水域生态环境逐步得到修复,渔业资源衰退和濒危物种数目增加的趋势得到基本遏制,捕捞能力和捕捞产量与渔业资源可承受能力大体相适应,海水养殖用海的功能区面积不少于260万公顷。

——合理控制围填海规模。严格实施围填海年度计划制度,遏制围填海增长过快的趋势。围填海控制面积符合国民经济宏观调控总体要求和海洋生态环境承载能力。

——保留海域后备空间资源。划定专门的保留区,并实施严格的阶段性开发限制,为未来发展预留一定数量的近岸海域。全国近岸海域保留区面积比例不低于10%。严格控制占用海岸线的开发利用活动,至2020年,大陆自然岸线保有率不低于35%。

——开展海域海岸带整治修复。重点对由于开发利用造成的自然景观受损严重、生态功能退化、防灾能力减弱,以及利用效率低下的海域海岸带进行整治修复。至2020年,完成整治和修复海岸线长度不少于2000公里。

第三章海洋功能分区

第一节农渔业区

农渔业区是指适于拓展农业发展空间和开发海洋生物资源,可供农业围垦,渔港和育苗场等渔业基础设施建设,海水增养殖和捕捞生产,以及重要渔业品种养护的海域,包括农业围垦区、渔业基础设施区、养殖区、增殖区、捕捞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

农业围垦区主要分布在江苏、上海、浙江及福建沿海。渔业基础设施区主要为国家中心渔港、一级渔港和远洋渔业基地。养殖区和增殖区主要分布在黄海北部、长山群岛周边、辽东湾北部、冀东、黄河口至莱州湾、烟近海、海州湾、江苏辐射沙洲、舟山群岛、闽浙沿海、粤东、粤西、北部湾、海南岛周边等海域;捕捞区主要有渤海、舟山、石岛、吕泗、闽东、闽外、闽中、闽南—台湾浅滩、珠江口、北部湾及东沙、西沙、中沙、南沙等渔场;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主要分布在双台子河口、莱州湾、黄河口、海州湾、乐清湾、官井洋、海陵湾、北部湾、东海陆架区、西沙附近等海域。

农业围垦要控制规模和用途,严格按照围填海计划和自然淤涨情况科学安排用海。渔港及远洋基地建设应合理布局,节约集约利用岸线和海域空间。确保传统养殖用海稳定,支持集约化海水养殖和现代化海洋牧场发展。加强海洋水产种质资源保护,严格控制重要水产种质资源产卵场、索饵场、越冬场及洄游通道内各类用海活动,禁止建闸、筑坝以及妨碍鱼类洄游的其他活动。防治海水养殖污染,防范外来物种侵害,保持海洋生态系统结构与功能的稳定。农业围垦区、渔业基础设施区、养殖区、增殖区执行不劣于二类海水水质标准,渔港区执行不劣于现状的海水水质标准,捕捞区、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执行不劣于一类海水水质标准。

第二节港口航运区

港口航运区是指适于开发利用港口航运资源,可供港口、航道和锚地建设的海域,包括港口区、航道区和锚地区。

港口区主要包括大连港、营口港、秦皇岛港、唐山港、天津港、烟台港、青岛港、日照港、连云港港、南通港、上海港、宁波—舟山港、温州港、福州港、厦门港、汕头港、深圳港、广州港、珠海港、湛江港、海口港、北部湾港等;重要航运水道主要有渤海海峡(包括老铁山水道、长山水道等)、成山头附近海域、长江口、舟山群岛海域、台湾海峡、珠江口、琼州海峡等;锚地区主要分布在重点港口和重要航运水道周边邻近海域。

深化港口岸线资源整合,优化港口布局,合理控制港口建设规模和节奏,重点安排全国沿海主要港口的用海。堆场、码头等港口基础设施及临港配套设施建设用围填海应集约高效利用岸线和海域空间。维护沿海主要港口、航运水道和锚地水域功能,保障航运安全。港口的岸线利用、集疏运体系等要与临港城市的城市总体规划做好衔接。港口建设应减少对海洋水动力环境、岸滩及海底地形地貌的影响,防止海岸侵蚀。港口区执行不劣于四类海水水质标准。航道、锚地和邻近水生野生动植物保护区、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等海洋生态敏感区的港口区执行不劣于现状海水水质标准。

第三节工业与城镇用海区

工业与城镇用海区是指适于发展临海工业与滨海城镇的海域,包括工业用海区和城镇用海区。

工业与城镇用海区主要分布在沿海大、中城市和重要港口毗邻海域。

工业和城镇建设围填海应做好与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乡规划、河口防洪与综合整治规划等的衔接,突出节约集约用海原则,合理控制规模,优化空间布局,提高海域空间资源的整体使用效能。优先安排国家区域发展战略确定的建设用海,重点支持国家级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经济技术开发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循环经济示范区、保税港区等的用海需求。重点安排国家产业政策鼓励类产业用海,鼓励海水综合利用,严格限制高耗能、高污染和资源消耗型工业项目用海。在适宜的海域,采取离岸、人工岛式围填海,减少对海洋水动力环境、岸滩及海底地形地貌的影响,防止海岸侵蚀。工业用海区应落实环境保护措施,严格实行污水达标排放,避免工业生产造成海洋环境污染,新建核电站、石化等危险化学品项目应远离人口密集的城镇。城镇用海区应保障社会公益项目用海,维护公众亲海需求,加强自然岸线和海岸景观的保护,营造宜居的海岸生态环境。工业与城镇用海区执行不劣于三类海水水质标准。

第四节矿产与能源区

矿产与能源区是指适于开发利用矿产资源与海上能源,可供油气和固体矿产等勘探、开采作业,以及盐田和可再生能源等开发利用的海域,包括油气区、固体矿产区、盐田区和可再生能源区。

油气区主要分布在渤海湾盆地、北黄海盆地、南黄海盆地、东海盆地、台西盆地、台西南盆地、珠江口盆地、琼东南盆地,莺歌海盆地、北部湾盆地、南海南部沉积盆地等油气资源富集的海域;盐田区主要为辽东湾、长芦、莱州湾、淮北等盐业产区;可再生能源区主要包括浙江、福建和广东等近海重点潮汐能区,福建、广东、海南和山东沿海的波浪能区,浙江舟山群岛、辽宁大三山岛、福建嵛山岛和海坛岛海域的潮流能区,西沙群岛附近海域的温差能区,以及海岸和近海风能分布区。

重点保障油气资源勘探开发的用海需求,支持海洋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遵循深水远岸布局原则,科学论证与规划海上风电,促进海上风电与其他产业协调发展。禁止在海洋保护区、侵蚀岸段、防护林带毗邻海域开采海砂等固体矿产资源,防止海砂开采破坏重要水产种质资源产卵场、索饵场和越冬场。严格执行海洋油气勘探、开采中的环境管理要求,防范海上溢油等海洋环境突发污染事件。油气区执行不劣于现状海水水质标准,固体矿产区执行不劣于四类海水水质标准,盐田区和可再生能源区执行不劣于二类海水水质标准。

第五节旅游休闲娱乐区

旅游休闲娱乐区是指适于开发利用滨海和海上旅游资源,可供旅游景区开发和海上文体娱乐活动场所建设的海域。包括风景旅游区和文体休闲娱乐区。

旅游休闲娱乐区主要为沿海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级旅游度假区、国家5A级旅游景区、国家级地质公园、国家级森林公园等的毗邻海域及其他旅游资源丰富的海域。

旅游休闲娱乐区开发建设要合理控制规模,优化空间布局,有序利用海岸线、海湾、海岛等重要旅游资源;严格落实生态环境保护措施,保护海岸自然景观和沙滩资源,避免旅游活动对海洋生态环境造成影响。保障现有城市生活用海和旅游休闲娱乐区用海,禁止非公益性设施占用公共旅游资源。开展城镇周边海域海岸带整治修复,形成新的旅游休闲娱乐区。旅游休闲娱乐区执行不劣于二类海水水质标准。

第六节海洋保护区

海洋保护区是指专供海洋资源、环境和生态保护的海域,包括海洋自然保护区、海洋特别保护区。

海洋保护区主要分布在鸭绿江口、辽东半岛西部、双台子河口、渤海湾、黄河口、山东半岛东部、苏北、长江口、杭州湾、舟山群岛、浙闽沿岸、珠江口、雷州半岛、北部湾、海南岛周边等邻近海域。

依据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进一步加强现有海洋保护区管理,严格限制保护区内影响干扰保护对象的用海活动,维持、恢复、改善海洋生态环境和生物多样性,保护自然景观。加强海洋特别保护区管理。在海洋生物濒危、海洋生态系统典型、海洋地理条件特殊、海洋资源丰富的近海、远海和群岛海域,新建一批海洋自然保护区和海洋特别保护区,进一步增加海洋保护区面积。近期拟选划为海洋保护区的海域应禁止开发建设。逐步建立类型多样、布局合理、功能完善的海洋保护区网络体系,促进海洋生态保护与周边海域开发利用的协调发展。海洋自然保护区执行不劣于一类海水水质标准,海洋特别保护区执行各使用功能相应的海水水质标准。

第七节特殊利用区

特殊利用区是指供其它特殊用途排他使用的海域。包括用于海底管线铺设、路桥建设、污水达标排放、倾倒等的特殊利用区。

在海底管线、跨海路桥和隧道用海范围内严禁建设其他永久性建筑物,从事各类海上活动必须保护好海底管线、道路桥梁和海底隧道。合理选划一批海洋倾倒区,重点保证国家大中型港口、河口航道建设和维护的疏浚物倾倒需要。对于污水达标排放和倾倒用海,要加强监测、监视和检查,防止对周边功能区环境质量产生影响。

第八节保留区

保留区是指为保留海域后备空间资源,专门划定的在区划期限内限制开发的海域。保留区主要包括由于经济社会因素暂时尚未开发利用或不宜明确基本功能的海域,限于科技手段等因素目前难以利用或不能利用的海域,以及从长远发展角度应当予以保留的海域。

保留区应加强管理,严禁随意开发。确需改变海域自然属性进行开发利用的,应首先修改省级海洋功能区划,调整保留区的功能,并按程序报批。保留区执行不劣于现状海水水质标准。

第四章海区主要功能

本次区划将我国管辖海域划分为渤海、黄海、东海、南海和台湾以东海域共5大海区,29个重点海域。

第一节渤海

渤海是半封闭性内海,大陆海岸线从老铁山角至蓬莱角,长约2700公里。沿海地区包括辽宁省、河北省、天津市和山东省。海域面积约7.7万平方公里。渤海是北方地区对外开放的海上门户和环渤海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海区开发利用强度大,环境污染和水生生物资源衰竭问题突出。

渤海海域实施最严格的围填海管理与控制政策,限制大规模围填海活动,降低环渤海区域经济增长对海域资源的过度消耗,节约集约利用海岸线和海域资源。实施最严格的环境保护政策,坚持陆海统筹、河海兼顾,有效控制陆海污染源,实施重点海域污染物排海总量控制制度,严格限制对渔业资源影响较大的涉渔用海工程的开工建设,修复渤海生态系统,逐步恢复双台子河口湿地生态功能,改善黄河、辽河等河口海域和近岸海域生态环境。严格控制新建高污染、高能耗、高生态风险和资源消耗型项目用海,加强海上油气勘探、开采的环境管理,防治海上溢油、赤潮等重大海洋环境灾害和突发事件,建立渤海海洋环境预警机制和突发事件应对机制。维护渤海海峡区域航运水道交通安全,开展渤海海峡跨海通道研究。

1.辽东半岛西部海域

包括大连老铁山角至营口大清河口毗邻海域,主要功能为渔业、港口航运、工业与城镇用海和旅游休闲娱乐。旅顺西部至金州湾沿岸重点发展滨海旅游,适度发展城镇建设,加强海岸景观保护与建设,维护海岸生态和城镇宜居环境;普兰店湾重点发展滨海城镇建设,开展海湾综合整治,维护海湾生态环境;长兴岛重点发展港口航运和装备制造,节约集约利用海域和岸线资源;瓦房店北部至营口南部海域发展滨海旅游、渔业等产业,开展营口白沙湾沙滩等海域综合整治工程;仙人岛至大清河口海域保障港口航运用海,推动现代海洋产业升级。区域近海和岛屿周边海域加强斑海豹自然保护区等海洋保护区的建设与管理。

2.辽河三角洲海域

包括营口大清河口至锦州小凌河口毗邻海域,主要功能为海洋保护、矿产与能源开发、渔业。双台子河、大凌河河口区域重点加强海洋保护区建设与管理,维护滩涂湿地自然生态系统,改善近岸海域水质、底质和生物环境质量,养护修复翅碱蓬湿地生态系统;辽东湾顶部按照生态环境优先原则,稳步推进油气资源勘探开发和配套海工装备制造,并协调好与保护区、渔业用海的关系;大辽河河口附近及其以东海域适度发展城镇和工业建设,完善海洋服务功能;凌海盘山浅海区域加强渔业资源养护与利用。区域实施污染物排海总量控制制度,改善海洋环境质量。

3.辽西冀东海域

包括锦州小凌河口至唐山滦河口毗邻海域,主要功能为旅游休闲娱乐、海洋保护、工业与城镇用海。锦州白沙湾、葫芦岛龙湾至菊花岛、绥中西部、北戴河至昌黎海域重点发展滨海旅游,维护六股河、滦河等河口海域和典型砂质海岸区自然生态,严格限制建设用围填海,禁止近岸水下沙脊采砂,积极开展锦州大笔架山、绥中砂质海岸、北戴河重要沙滩、昌黎黄金海岸等的养护与修复。锦州湾、秦皇岛南部海域发展港口航运。兴城、山海关至昌黎新开口海域建设滨海城镇,防止城镇建设破坏海岸自然地貌,维护滨海浴场风景区海域环境质量安全。

4.渤海湾海域

包括唐山滦河口至冀鲁海域分界毗邻海域,主要功能为港口航运、工业与城镇用海、矿产与能源开发。天津港、唐山港、黄骅港及周边海域重点发展港口航运。唐山曹妃甸新区、天津滨海新区、沧州渤海新区等区域集约发展临海工业与生态城镇。区域积极发展滩海油气资源勘探开发。加强临海工业与港口区海洋环境治理,维护天津古海岸湿地、大港滨海湿地、汉沽滨海湿地及浅海生态系统、黄骅古贝壳堤、唐山乐亭石臼坨诸岛等海洋保护区生态环境,积极推进各类海洋保护区规划与建设。稳定提高盐业、渔业等传统海洋资源利用效率。开展滩涂湿地生态系统整治修复,提高海岸景观质量和滨海城镇区生态宜居水平。区域实施污染物排海总量控制制度,改善海洋环境质量。

5.黄河口与山东半岛西北部海域

包括冀鲁海域分界至蓬莱角毗邻海域,主要功能为海洋保护、农渔业、旅游休闲娱乐、工业与城镇用海。黄河口海域主要发展海洋保护和海洋渔业,加强以国家重要湿地、国家地质公园、海洋生物自然保护区、国家级海洋特别保护区、黄河入海口、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等为核心的海洋生态建设与保护,维护滨海湿地生态服务功能,保护古贝壳堤典型地质遗迹以及重要水产种质资源,维护生物多样性,促进生态环境改善,严格限制重化工业和高耗能、高污染的工业建设。黄河口至莱州湾海域集约开发滨州、东营、潍坊北部、莱州、龙口特色临港产业区,发展滨海旅游业,合理发展渔业、海水利用、海洋生物、风能等生态型海洋产业,加强水产种质资源保护,重点保护三山岛等海洋生物自然保护区。区域海洋开发应与黄河口地区防潮和防洪相协调;屺姆岛北部至蓬莱角及庙岛群岛海域重点发展滨海旅游、海洋渔业,加强庙岛群岛海洋生态系统保护,维护长山水道航运功能。开展黄河三角洲河口滨海湿地、莱州湾海域综合整治与修复。区域实施污染物排海总量控制制度,改善海洋环境质量。

6.渤海中部海域

位于渤海中部,是我国重要的海洋矿产资源利用区域,主要功能为矿产与能源开发、渔业、港口航运。西南部、东北部海域重点发展油气资源勘探开发,协调好油气勘探、开采用海与航运用海之间的关系。区域积极探索风能、潮流能等可再生能源和海砂等矿产资源的调查、勘探与开发。合理利用渔业资源,开展重要渔业品种的增殖和恢复。加强海域生态环境质量监测,防治赤潮、溢油等海洋环境灾害和突发事件。

第二节黄海

黄海海岸线北起辽宁鸭绿江口,南至江苏启东角,大陆海岸线长约4000公里。沿海地区包括辽宁省、山东省和江苏省。黄海为半封闭的大陆架浅海,自然海域面积约38万平方公里。沿海优良基岩港湾众多,海岸地貌景观多样,沙滩绵长,是我国北方滨海旅游休闲与城镇宜居主要区域。淤涨型滩涂辽阔,海洋生态系统多样,生物区系独特,是国际优先保护的海洋生态区之一。

黄海海域要优化利用深水港湾资源,建设国际、国内航运交通枢纽,发挥成山头等重要水道功能,保障海洋交通安全。稳定近岸海域、长山群岛海域传统养殖用海面积,加强重要渔业资源养护,建设现代化海洋牧场,积极开展增殖放流,加强生态保护。合理规划江苏沿岸围垦用海,高效利用淤涨型滩涂资源。科学论证与规划海上风电布局。

7.辽东半岛东部海域

包括丹东鸭绿江口至大连老铁山角毗邻海域,主要功能为渔业、旅游休闲娱乐、港口航运、工业与城镇用海和海洋保护。鸭绿江口至大洋河口、城山头、老铁山附近海域主要发展生态保护和滨海旅游,维护鸭绿江口与大洋河口滨海湿地生态系统;长山群岛海域主要发展海岛生态旅游和海洋牧场建设,维护海岛生态系统,协调旅游、渔业、海岛保护与基础设施建设用海关系;大连市南部海域主要发展滨海城镇建设和旅游,维护城山头、金石滩、小窑湾等大连南部基岩海岸景观生态,推动现代海洋服务产业升级;大连湾至大窑湾海域、大东港海域发展港口航运,保障海上交通和国防安全;大东港西部海域、庄河毗邻海域、花园口、大小窑湾、大连湾顶部重点发展滨海城镇和现代临港产业。加强近岸海域环境保护与治理,修复青堆子湾、老虎滩湾、大连湾等海湾系统。

8.山东半岛东北部海域

包括蓬莱角至威海成山头毗邻海域,主要功能为渔业、港口航运、旅游休闲娱乐和海洋保护。蓬莱角至平畅河海域重点发展滨海旅游、海洋渔业;套子湾西北部、芝罘湾海域重点发展港口航运;烟台市区至成山头近岸海域主要发展滨海旅游与现代服务业。区域应协调海洋开发秩序,维护成山头水道、烟威近岸航路等港口航运功能。严格禁止近岸海砂开采和砂质海岸地区围填海活动。重点保护崆峒列岛、长岛、依岛、成山头、牟平砂质海岸、刘公岛等海洋生态系统。开展芝罘湾、威海湾、养马岛、金山港、双岛湾等海域综合整治。

9.山东半岛南部海域

包括威海成山头至苏鲁海域分界毗邻海域,主要功能为海洋保护、旅游休闲娱乐、港口航运和工业与城镇用海。成山头至五垒岛湾海域主要发展海洋渔业,荣成近岸海域兼顾区域性港口建设和滨海旅游开发,适度发展临海工业;五垒岛湾至日照海域主要发展滨海旅游业,建设生态宜居型滨海城镇,禁止破坏旅游区内自然岩礁岸线、沙滩等海岸自然景观,加强潟湖、海湾等生态系统保护,加强胶州湾、千里岩岛等海洋生物自然保护区建设;青岛西南部、日照南部合理发展港口航运和临港工业。开展石岛湾、丁字湾、胶州湾等海湾综合整治。

10.江苏沿岸海域

包括江苏省连云港、盐城和南通三市的毗邻海域,主要功能为海洋保护、港口航运、工业与城镇用海、农渔业、矿产与能源开发。海州湾和灌河口以北海域重点依托连云港发展港口航运业,集聚布局滨海工业、城镇用海区和旅游休闲娱乐区;灌河口至射阳河口海域主要发展海水养殖、港口和临港工业;射阳河口以南至启东角和辐射沙洲海域协调发展农渔业、港口航运、工业与城镇和可再生能源开发等。区域加强海域滩涂开发与管理,推进海州湾生态系统、盐城丹顶鹤、大丰麋鹿、蛎蚜山牡蛎礁、吕泗渔场水产种质资源等保护区建设与管理,实施射阳河口至东灶港口淤涨岸段、废黄河三角洲和东灶港口至蒿枝港口侵蚀岸段的海岸综合整治。区域实施污染物排海总量控制制度,改善海洋环境质量。

11.黄海陆架海域

位于长山群岛以南、山东半岛和苏北海域外侧的陆架平原,为我国重要的海洋矿产与能源利用和海洋生态环境保护区域。本区应积极开展陆架盆地区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和浅海陆架砂矿资源的调查与评估,合理开发渔业资源。积极推进黄海海洋生态系统的保护,加强对重要水产种质资源产卵场、索饵场、越冬场和洄游通道的保护,扩大对虾和洄游性鱼类的增殖放流规模。

第三节东海

东海海岸线北起江苏启东角,南至福建诏安铁炉港,大陆海岸线长约5700公里。沿海地区包括江苏省部分地区、上海市、浙江省和福建省。自然海域面积约77万平方公里。东海面向太平洋,战略地位重要,海岸曲折,港湾、岛屿众多,沿岸径流发达,滨海湿地资源丰富,生态系统多样性显着,是我国海洋生产力最高的海域。

东海海域要充分发挥长江口和海峡西岸区域港湾、深水岸线、航道资源优势,重点发展国际化大型港口和临港产业,强化国际航运中心区位优势,保障海上交通安全。加强海湾、海岛及周边海域的保护,限制湾内填海和填海连岛。加强重要渔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发展远洋捕捞,促进渔业与海洋生态保护的协调发展。加强东海大陆架油气矿产资源的勘探开发。协调海底管线用海与航运、渔业等用海的关系,确保海底管线安全。

12.长江三角洲及舟山群岛海域

包括长江口、杭州湾和舟山群岛毗邻海域,主要功能为港口航运、渔业、海洋保护和旅游休闲娱乐。长江口毗邻海域重点发展以上海港为核心的港口航运服务业及海洋先进制造业,加快培育海洋生物医药、新能源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注重长江口航道维护,保障航运和防洪防潮安全,适度开展农业围垦,加强近岸海域与海岛毗邻海域围填海和采砂活动管理,协调港口航运、河道整治与其他海洋开发活动的关系。杭州湾、宁波—舟山海域重点发展港口航运业、临港工业、海洋旅游和海洋渔业,支持浙江舟山群岛新区建设,推进海岛开发开放,加强油气等矿产资源的勘探、开采。加强崇明东滩鸟类、九段沙湿地、长江口北支河口湿地、长江口中华鲟、杭州湾金山三岛、五峙山、韭山列岛、东海带鱼水产种质资源等保护区建设,保护河口、湿地、海湾、海岛和舟山渔场生态环境。开展重点受损近岸海域的整治与修复。区域实施污染物排海总量控制制度,改善海洋环境质量。

13.浙中南海域

包括台州、温州毗邻海域,主要功能为渔业、港口航运、工业与城镇用海。台州湾至乐清湾海域主要发展港口航运和临港产业,适度进行滩涂围垦,建设滨海城镇,因地制宜开发海洋能,加强滨海湿地保护和南麂列岛、渔山列岛等保护区建设;瓯江口至浙闽交界海域主要发展港口航运业和海洋旅游业,适度进行滩涂围垦,建设工业和滨海城镇;洞头列岛海域重点做好海岛资源的保护与开发,积极发展具有海岛特色的滨海生态旅游和海洋渔业。区域海洋开发应注重维护近岸岛礁系统自然景观,严格限制沿海重要岛礁、海湾地区的围填海活动,保护鱼山渔场、温台渔场生态环境,恢复重要渔场生物资源和受损近岸岛礁生态系统。区域实施污染物排海总量控制制度,改善海洋环境质量。

14.闽东海域

包括闽浙交界至福州黄岐半岛的毗邻海域,主要功能为海洋保护、工业与城镇用海和渔业。沙埕港至晴川湾海域主要发展渔业基础设施、工业与城镇,保护红树林生态系统和海洋珍稀水生生物,因地制宜开发海洋能;福宁湾海域主要发展渔业资源保护、海岛生态系统保护和滨海旅游等;三沙湾海域主要发展港口航运、临港工业和城镇、海水养殖、海洋保护等;罗源湾海域主要发展港口航运和临港工业。区内应严格控制海湾内围填海,节约集约用海,注重对海岛、红树林生态系统和重要水产种质资源的保护。

15.闽中海域

包括福州黄岐半岛至湄洲湾南岸毗邻海域,主要功能为工业与城镇用海、渔业和海洋保护。黄岐半岛到海坛岛海域主要发展港口航运、工业与城镇、海水养殖、海洋保护区建设,因地制宜开发海洋能,保护和修复闽江口滨海湿地生态系统、长乐海蚌资源、平潭中国鲎自然生态系统和山洲岛厚壳贻贝繁育区生态系统;湄洲湾、兴化湾海域主要发展港口航运和临港工业,合理开发港口岸线资源,保护重要渔业资源,加强湄洲岛海岛生态系统和滨海旅游资源的保护。

16.闽南海域

包括湄洲湾南岸至闽粤海域分界的毗邻海域,主要功能为港口航运、旅游休闲娱乐、渔业、工业与城镇用海。泉州湾海域主要以港口航运、海洋保护、旅游和渔业基础设施建设为主,重点保护泉州湾河口湿地;厦门湾及毗邻海域主要发展港口航运、滨海旅游、工业与城镇和保护区建设等,以沿海重要港湾为依托,重点发展临港工业集中区,支持海峡西岸城市群发展,以厦门市为核心,积极发展滨海旅游和文化旅游,重点保护厦门海洋珍稀物种、九龙江口红树林等重要海洋生态系统;厦门湾以南至闽粤交界海域主要发展海洋渔业、临港工业、海洋旅游业、保护区建设等,以菜屿列岛、东山岛为核心大力发展海岛特色旅游业,重点保护漳江口红树林、东山珊瑚礁等重要海洋生态系统。区域实施污染物排海总量控制制度,改善海洋环境质量。

17.东海陆架海域

包括上海、浙江、福建以东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海域,为我国重要的海洋矿产与能源利用和海洋渔业资源利用区域。区域重点加强油气资源和浅海砂矿资源勘探开发,建设东海油气资源开采基地,加强传统渔业资源区的恢复与合理利用,重点加强上升流区、鱼类产卵场、索饵场等重要海洋生态系统保护与管理。加强海洋环境监测,防治溢油等海洋环境灾害和突发事件发生。维护重要国际航运水道和海底管线设施安全。

18.台湾海峡海域

第四节南海

南海大陆海岸线北起福建诏安铁炉港,南至广西北仑河口,大陆海岸线长5800多公里。沿海地区包括广东、广西和海南三省。自然海域面积约350万平方公里。南海具有丰富的海洋油气矿产资源、滨海和海岛旅游资源、海洋能资源、港口航运资源、独特的热带亚热带生物资源,同时也是我国最重要的海岛和珊瑚礁、红树林、海草床等热带生态系统分布区。南海北部沿岸海域,特别是河口、海湾海域,是传统经济鱼类的重要产卵场和索饵场。

南海海域要加强海洋资源保护,严格控制北部沿岸海域特别是河口、海湾海域围填海规模,加快以海岛和珊瑚礁为保护对象的保护区建设,加强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建设。加强重要海岛基础设施建设,推进南海渔业发展,开发旅游资源。开展海洋生物、油气矿产资源调查和深海科学技术研究,推进南海海洋资源的开发和利用。开展琼州海峡跨海通道研究。

19.粤东海域

包括汕头、潮州、揭阳、汕尾等市毗邻海域,主要功能为海洋保护、渔业、工业与城镇用海、港口航运。大埕湾至柘林湾重点发展渔业、港口航运,保护大埕湾中华白海豚和西施舌种质资源及海洋生态系统;南澳海域重点发展生态旅游和养殖、清洁能源等产业,保护性发展海山岛、南澳岛旅游,维护海岛自然属性,保护南澎列岛、勒门列岛及周边海域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南澎列岛领海基点;南澳至广澳湾重点发展工业与城镇、港口航运、渔业和旅游休闲娱乐,重点保护海岸红树林、中国龙虾和中华白海豚,维持牛田洋、濠江等海域的水动力条件和防洪纳潮能力;海门湾至神泉港重点发展渔业、港口航运、工业与城镇,重点保护石碑山角领海基点和沿海礁盘生态系统;碣石湾至红海湾重点发展渔业、海洋保护、港口航运,保护碣石湾海马资源,严格保护沿海礁盘生态系统和遮浪南汇聚流海洋生态系统,维持海洋生态环境和生物多样性。

20.珠江三角洲海域

包括广州、深圳、珠海、惠州、东莞、中山、江门毗邻海域,主要功能为港口航运、工业与城镇用海、海洋保护、渔业和旅游休闲娱乐。大亚湾至大鹏湾重点发展海洋保护、港口航运、旅游休闲娱乐,重点保护红树林、珊瑚礁及海龟等生物资源,保护针头岩领海基点;狮子洋至伶仃洋重点发展港口航运、工业与城镇、旅游休闲娱乐,重点保护中华白海豚、黄唇鱼和红树林等生物资源,狮子洋两岸严格控制填海造地,保障防洪泄洪和航道安全;万山群岛重点发展海洋保护、旅游休闲娱乐、港口航运、渔业,重点保护佳蓬列岛领海基点,以及珊瑚礁和上升流生态系统;磨刀门至镇海湾重点发展港口航运、工业与城镇、渔业、旅游休闲娱乐,重点安排横琴总体发展规划用海;珠江口外重点开展油气和矿产资源的勘探开发,保护围夹岛和大帆石领海基点,保护中华白海豚等生物资源及红树林和海草床等生态系统。区域加强对海岸、海湾及周边海域的整治修复。区域实施污染物排海总量控制制度,改善海洋环境质量。

21.粤西海域

包括阳江、茂名、湛江毗邻海域,主要功能为海洋保护、渔业、港口航运。海陵湾重点发展渔业、港口航运,保障临海工业用海需求,重点保护海陵岛、南鹏列岛海草床等海洋生态系统,保护大树岛龙虾种质资源;博贺湾至水东湾重点发展渔业、港口航运,围绕博贺中心渔港发展现代化渔业产业基地,重点保护沿海礁盘生态系统和红树林,保护大放鸡岛海域文昌鱼自然资源;水东湾至湛江湾重点发展港口航运、渔业和海洋保护,重点支持湛江主枢纽港及临海产业的综合发展,保护东海岛

本文由必赢56net手机版发布于渔业,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海洋开发粗放化且急功近利,全国海洋功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